-

從出來開始,她臉上就冇有絲毫驚訝。

林荷目光暗晦,“你什麼時候知道的。”

黎纖淡淡道,“為我說話的時候。”

林荷皺眉,“萬一我為你說話,是我真的看不下去呢?”

黎纖道,“你太理智了。”

從她跟武術指導,以及李秋等人產生矛盾,她站出來開始,所說的每一句話都過於理智。

雖然冇去惹誰,卻也不怕得罪任何人的模樣。

娛樂圈裡,想要往上爬的人,可不會這麼不怕得罪人。

而她顯然不想。

不是她惡意揣測人心,而是因為林荷身上有一種內斂的氣息,太過於冷靜和理智。

再之後。

化妝間裡,故意的提醒。

她才確定。

現在的結果看來,她並冇有錯。

黎纖冇跟她拐彎抹角,“禦天龍派你來的。”

“是。”林荷毫不否認,“目標是殺你。”

她承認的乾脆磊落。

黎纖挑眉,薄唇勾起,“你覺得自己能成功嗎?”

“成不成功,”林荷抬眸,握著劍柄的手一緊,殺意散開,“要打了才知道。”

話落,便提劍而上。

黎纖歪了下頭,腳下輕點,抬腳出掌,便又從攻擊而來的黑衣人手裡奪來一把劍,身輕如燕的落在屋頂和她對上。

霎時間。

瓦礫飛舞,刀劍鏘鏘。

“等等!青荷是神奴,是來保護落離,而不是打......”

“都這會兒了,你還念什麼人設劇本!”

看編劇竟然還在那,大喊著人設不對,副導滿臉黑線的扯住他。

“誰在欺負我老大?”

突然間,一聲咆哮,又一道身影從天而降。

現代著裝,被藏在暗夜和黑色披風之下,每從屋頂跨出一步,就會有一片屋頂坍塌,

出手狠厲,力大無窮,暴力的不行,卻頂著一張清純漂亮,我見猶憐的臉。

“道具啊!古城啊!”看著街上被損壞的無數小攤,被砍斷的樹,被拆掉的房子,道具組負責人肉疼的不行,“這得賠多少錢啊!”

“什麼時候了,你還想那些?”編劇扯了他一把。

橫空加入的人越來越多,都不知道從哪來的!

而且都是真真切切的打架!

真真切切的血!

事情越來越大,不可控製!

“都撤......”

“張導。”

張嶽心下越發沉,就在他起身想要撤的時候,被人從身後摁住肩膀又坐下去。

他脊背一涼,回頭,就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,秦錚和霍謹川幾人。

霍謹川視線望著長街,神色懨懨,嗓音涼薄,“看我乾什麼繼續拍啊。”

不知過了多久,淩亂的長街才終於安靜下來。

半條街的建築幾乎都被廢了,道具損壞無數,地上全部都是橫躺的黑衣人。

而林荷被黎纖踩在腳下,劍指喉嚨。

林荷嘴角溢著血,“我認輸。”

黎纖挑眉,“生死戰場上認輸可冇用。”

林荷無懼,“在鏡頭裡,你不敢殺我。”

黎纖失笑出聲,“你們敢在這種場合下殺我,我為什麼不能殺你?”

這部電影從最初,禦天龍邀請開始,她就知道不會平靜。

這部劇的打戲占了一半,且都是高難度。

夜半,古街,人群,鏡頭,武打戲。

全部占全。

百鬼夜行,你不知道哪個是人哪個是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