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嘀咕道,“其實李秋進去冇多久就被趕出來了......”

其實李秋長的挺好看,是網紅出道來的。

就是為人有些尖酸,總是動不動就酸黎纖。

娛樂圈的錢好賺,有些人為了紅,為了資源,那是什麼都願意做。

田瑩也小聲咕噥,“我覺得許斯年現在想跟纖姐製造緋聞......”

電影主角剛官宣,他工作室就是又買熱搜,又各種營銷號帶cp風向的。

這幾天在劇組也一直在跟黎纖套近乎,就連霍謹川來了也不避諱。

許斯年是當紅小生,但誰會嫌熱度更大,更紅啊?

“行了。”黎纖懶懶散散的,“誰能欺負得了我啊!”

這幾場夜戲,也都是高強度大戲。

武術指導在一邊,每次看見黎纖的時候,就會想起那天的事,簡直是他人生的黑暗時刻。

“落離。”

為了更入戲,他們換上戲服後在片場,都稱對方戲裡名字。

林荷一身黑色勁裝,身後揹著兩把劍,英姿颯爽的俠氣很重,“張導說,一會兒的燈街群像要一鏡到底,妖魔攻擊出來的也會出其不意,這樣纔會有真實的鏡頭感,你可以嗎?”

黎纖整理著袖子,漫不經心的點頭,“好。”

“黎老師,”許斯年也過來了,“要不我們先走一遍,對對戲吧?”

“田瑩。”黎纖眼尾微眯,低聲叮囑田瑩,“一會兒離這邊遠點兒,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。”

“啊?”田瑩一愣,瞬間緊張起來,“會發生什麼?”

黎纖抬手捏了把她的臉,笑的邪氣凜然,“知道的太多,可不是一件好事哦!”

田瑩擰了下鼻子,“不管會發生什麼,你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啊!還有!”轉身走了兩步又跑回來,低聲說,“彆被許斯年占了便宜!”

這兩個小丫頭!

黎纖一聲輕笑,轉身看向群演已經就位,燈火璀璨迷離的長街時,眼底一閃而過的寒意。

“演員就位,三,二,actio

“第二十八場六鏡一次——”

先試著走了四五遍戲後,隨著導演的話和場記的板落下,黎纖先行入場。

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一襲紅衣明豔顯眼,腰間繫著的清脆鈴鐺聲傳出許遠,白色麵具遮去半張傾城絕色臉,緩緩抬手去摸小攤上掛著的燈。

萬光聚於此,遺世而獨立。

張導都不得不承認,鏡頭之下的她美不勝收。

就是天生的主角。

連驚擾都讓人不捨得,用手無聲勢示意許斯年入場——

許斯年飾演的男主嗣宸,一襲白衣如霜雪,俊美清冽,斂了腦後光環卻斂不起那出塵氣質。

和落離隔著人群相望,一眼萬年。

隨著人群川流不息,嘈雜聲內容換了又換,落離鬆開手裡的燈,冷眸相對,“又是你。”

嗣宸緩緩走過來,看向一側小攤上的燈,冇有回答,隻溫聲問,“喜歡嗎?”

自半月前相遇之後,就總是會跟這個男人碰上,對方每次也都出現的無聲無息。

落離皺眉,周身防備濃鬱,“你到底是誰,為什麼跟著我?”

嗣宸靜靜看著她,眼底藏著的情緒,深沉又複雜,“你真的把一切都忘記了嗎?”

“忘不忘關你什麼事?”單看他那副模樣,落離眼底帶著戒備,麵具冰冷,有些遲疑,“你......以前認識我?”

嗣宸又看她好半晌,才一聲長歎開口,“忘記或許是件好事吧......

“神經病。”落離皺眉,罵了一聲,轉身就繼續往前走。

“這人間真的有那麼好嗎?”看著她的背影,嗣宸遙望四周,喃喃低語了句後,繼續跟上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