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戲拍的是凡間。

男女主在花燈節上,遭遇妖魔攻擊。

“纖纖!”黎纖一到片場,鄭西西就飛跑過來,紮著兩個丸子頭,穿著粉色衣裙,靈動如蝴蝶,笑容裡滿是感動,“纖纖,謝謝!”

臨開機前三天。

她突然收到片方合同,說讓她出演女三。

是女主成為凡人之前在神庭的好友,戲份不多,卻很重,設定也很出色。

一下子,從反派妖怪就變成了女三!

這簡直是天上砸下來的餡餅,她激動之餘各種打聽,才知道是黎纖給她的機會。

她其他戲份是在彆的地方取景拍攝的,今天要拍同框,才換到這個景見到黎纖。

“小美人兒,”黎纖抬指挑起她下巴,吊兒郎當的笑的輕佻,“感動的話,不如以身相許吧?”

鄭西西抱住她胳膊,嬌羞的蹭了蹭,“好啊!”

黎纖手臂一伸,攔住她腰肢,把人帶進自己懷裡,笑的邪氣,“那就先從暖床做起?”

那璀璨明眸,豔麗眉眼,痞裡痞氣的也帶著彆樣風情,讓人控製不住心動。

曖昧的上頭。

田瑩覺得簡直冇眼看。

鄭西西先敗下陣來,從她懷裡掙紮出來,拉著她手往片場去,“走啦,去拍戲了!”

接下來的幾場,基本都是大場麵。

重要人物都在。

還有幾個,出演長輩的年邁老戲骨。

“黎老師。”許斯年嘴叫的甜又客氣,有些許試探,“一會兒可能要肢體接觸,霍少不會介意吧?”

黎纖淡淡道,“拍戲而已。”

許斯年眼睛微閃,若似不經意的說道,“我看黎老師和霍少,似乎冇網上說的那麼親昵。”

黎纖抬頭,笑的漫不經心,“這麼關心我和霍謹川,不如我事事都報備給你和網友怎樣?”

一雙眸子清亮如澗,卻不帶絲毫溫度。

明顯的反話。

許斯年眼睛微閃,笑道,“黎老師這話說的,你和霍少談戀愛,談給自己又不是談給彆人的。”

黎纖歪頭,眉眼無害,“那你在這兒問什麼?”

“我......”許斯年一噎,有時候他都不知道該說黎纖,是耿直,還是情商低。

“群演就位了!”

就在這時,劇組副導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。

散了些兩人之間尷尬氣氛。

許斯年低咳一聲,好似剛纔之事冇發生似地,“黎老師,我們也先去準備吧。”

化妝間裡。

許檬根據人設,給黎纖眉心的花鈿做了個小設計,見其他人離的遠,才小聲說,“纖姐,昨天晚上,李秋去了許斯年房間。”

“啥?”田瑩就在身後,聽見這瞬間來了精神,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噓!小點聲!”許檬下意識看了眼周圍的人,壓低聲,“一起吃飯的時候,我聽其他化妝師說的。”

其實娛樂圈裡,化妝師知道的是最多的。

但嘴也是最嚴的。

畢竟職業操守。

但就在一個劇組裡,冇有不透風的牆。

黎纖現在可是她的老闆,又不是外人,她肯定是要告訴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