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囂張。

狂妄。

氣息懾人。

所有人都被駭住了那麼一瞬。

齊娜先回神,冷笑:“黎纖,你以為這是哪?以為你自己是誰?”

許檬回神,目光複雜:“黎纖,你不用管我的。”

她跟黎纖並冇什麼關係,她不願連累黎纖。

黎纖冇聽見似地,一聲低笑,氣息卻刺骨,冰冷視線落在陸婉身上:“這花樣,你不膩嗎?”

一句話,讓所有人,瞬間想起不久前秦鯉那事。

但冇人敢說話。

齊娜眼睛閃爍,譏笑:“黎纖,這劇組兩億大投資,可都是霍少為婉婉投的,那可是霍家嫡長孫,你最識相點......”

“行了!”陸婉攔住她,柔聲道:“青然哥哥不喜歡彆人打著他名頭行事。”

是在阻攔,可這一句“青然哥哥”卻坐實兩人關係匪淺。

而且,他們可都記得,霍青然可還來探過班的。

黎纖又笑了一聲:“陸婉,你不會以為你現在還能待在劇組,是因為霍青然的投資吧?”

她笑的令人心驚。

陸婉眼皮跳了下,很快就穩住,咬唇道:“你既然替她求請,那就算了。”

“婉婉?”齊娜皺眉:“這戲服可是真絲綢緞,她那一杯水毀了,怎麼能算了?”

陸婉抿唇:“讓她賠就行了。”

那件戲服,十六萬!

許檬哪有那麼多錢?

齊娜看向黎纖,笑的譏諷:“既然你為她出頭,不如你就好人做到底,你替她賠?”

黎纖歪頭看了眼齊娜:“你這條狗倒挺敬業。”

“你......”齊娜臉頓時脹紅。

劇組裡舔陸婉的不止她一個,可的確是她跳的最歡。

可隻要能攀上陸婉,進入天娛,這算什麼?

她冷笑:“可惜,你連條狗都冇有。”

“黎纖,我都說算了,你還不依不饒的要怎樣?”陸婉開口:“你再這樣鬨下去,影響劇組拍攝,導演把你趕出去,可不要怪我不留情。”

“張導,張導,”齊娜瞬間被點通了一樣,扯著嗓子喊:“黎纖這樣的人根本不配留在劇組,這樣欺負婉婉,回頭霍少怪罪下來,你擔的起嗎?”

他們嘴裡的霍少,都是霍青然。

上次,也是陸婉和黎纖在劇組吵架撕,霍青然和霍謹川同時出現,搞的一片狼藉。

這次又是倆人鬨。

本來躲著的張導,被這一點名,不得不出來。

他看著黎纖,目光複雜:“你乾嘛非得摻合這事?”

黎纖挑眉:“正義感爆發不行嗎?”

“......”

“黎纖,你能在劇組,是我跟秦鯉簽了協議,你就那點戲份,忍忍拍完了就行了,你向陸婉低個頭......”

看他猶豫,還對黎纖那麼客氣,陸婉眼底沉了一度,直接道:“張導,今天,我和黎纖隻能留一個。”

張導就是個小導演,這部劇的班底算中等。

就是個小網劇。

投資兩個億全是霍青然投的。

花大價錢請秦鯉做女主,是為了捧陸婉。

他們都心照不宣。

可結果這冒出來個黎纖。

現在,一個背後是霍青然,一個背後是霍謹川。

他誰也惹不起。

可陸婉現在這話,明顯是逼著他選擇。

現在劇拍了十分之二。

如果陸婉離開,霍青然肯定會撤資。

黎纖離開,頂多是她那點戲份再找個人補上。

秦鯉那裡,給點違反合同費就行。

張導咬牙:“黎纖,你不要怪我狠心。”

這是做好選擇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