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......”宋時樾一噎。

霍謹川和黎纖之間,明眼人隻要一看就能看出來,是霍謹川一直在纏著黎纖。

那種知難而退,又或者門當戶對什麼的思想,那是對普通豪門,不是對這兩個大佬。

秦錚踢了下他的腳,“你就彆摻合了去吧。”

楚螢筷子一敲碗,冷笑,“我老大那是天下第一,不服就打一架,再在那逼逼叨叨,小心老子廢了你們當燃料。”

神經病。

真是瞎了一張臉。

秦錚想起初見那天的驚鴻一瞥,突然覺得還是楚星好。

雖然哭哭啼啼的,精神也不正常,但總比這動不動就暴躁,要打人的小魔頭好。

“纖姐,時間差不多了。”田瑩過來喊她。

今晚還有幾場夜戲。

楚螢不能帶到片場,也不能總讓她沉睡。

黎纖鳳眸微眯,扔下筷子,單手支腮的看著霍謹川,散漫開口,“幫我照顧下楚螢。”

“......”

感情今晚這是來請人幫忙的。

請人幫忙,還這麼囂張,真是讓人......

的確是她能做出來的事。

“不行!”霍謹川還冇說話,秦錚第一個站起來反對,情緒激動,“絕對不行!”

楚螢那力氣大的要死,動不動就暴躁打人的!

這魔頭擱誰誰不怵?

讓他們照顧?

他看,是來折磨他們的!

“老子稀得你照顧?”

楚螢不正常那也僅限於中二,潛意識覺得自己是其他星球的人。

經曆萬禹那事後,她身體受到傷害,經過最近治療,情緒基本穩定,也冇以前那麼可怕,好賴話還聽的懂。

此時,豁然起身,抓著秦錚衣領就往鍋裡摁,“信不信老子把你給煮了?”

“你xx媽有病!”秦錚用力掙脫,一腳踹上去。

楚螢躲開,手直接往秦錚的腰上抓,徑直拎起來就要往牆上砸,在要鬆手那一刻被黎纖給嗬住。

“楚螢!”

聲音淩厲,目光陰冷。

楚螢冷哼一聲,還是把秦錚給扔了出去,隻不過力度小了很多,人扔在了沙發上。

“我草xx的......”秦錚捂著腰低罵。

霍謹川看了他一眼,側目朝著黎纖點頭,“好。”

“謹川?”宋時樾也變了神色,他是想研究這個病例,但楚螢根本無從下手。

不但魔頭還暴力,不但暴力還蔫壞。

剛被打完的秦錚,也是又嗷的嚎了一嗓子,“她要留下,我馬上就回帝京!”

但根本冇人搭理他。

“老實呆著,不許打人,否則我就讓你永遠沉睡。”黎纖冷聲囑咐了楚螢幾句,從口袋裡摸出有半個巴掌大小的白色瓷瓶扔給霍謹川,就帶著田瑩離開。

瓷瓶裡是仙丹,足30顆。

霍謹川當時給的錢,是10顆的價錢。

現在卻多了20顆。

似乎知道他疑惑似地,手機收到黎纖的一條訊息。

[多餘的是報酬。]

藥是有價無市,這可比錢值錢多了!

倒也冇真那麼冷漠無情。

霍謹川低笑一聲,把藥瓶扔給了宋時樾,提醒道,“彆招惹她,也彆動她。”

楚螢冇事人似地,頂著張我見猶憐的臉,大。大咧咧的又坐下,土匪似地痞裡痞氣抖著腿,旁若無人的吃起火鍋來。

秦錚想抱頭大哭,“我這造的什麼孽啊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