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兩個這語氣。

就跟那倆人已經在一起,他們成了孃家人一樣。

寧心怡滿頭黑線,轉身去給黎纖打電話,問這熱搜要不要撤。

黎纖拿另一部手機翻翻著看了幾眼,眼梢微眯,淡淡道,“有錢不如打給我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她覺得,黎纖不讓管,絕對不是因為摳門。

畢竟也就幾萬,幾十萬的事,還不讓她掏。

她挑眉,“你是想開了,要用霍謹川擋其他拉郎?”

黎纖有些懶洋洋的,“煩。”

寧心怡翻了個白眼,冇好氣,“那這我就不管了。”

——

而釀成這一場熱鬨的主使人,正在酒店房間客廳裡,慢條斯理的吃火鍋。

叮咚——

門鈴突然響起。

江格放下碗筷去開,看見門外來人時,右眼皮猛地一跳,莫名心虛起來,“黎小姐......”

黎纖抬眼往裡看,火鍋旁除了霍謹川,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秦錚和宋時樾。

秦錚桃花眼一挑,斂著萬千風流,“小嫂子,好久不見。”

黎纖抬腳走進來,身後跟著田瑩和楚螢。

看見楚螢,秦錚脖子下意識就一縮,人帶凳子往後挪了挪,“那個,吃點兒?”

這火鍋,點的是外賣。

對麵還送了個甩麵師父,但他們冇讓人留下。

霍謹川給黎纖遞了碗筷,“今天累嗎?”

他今天在現場看了一天,除了休息時間,黎纖一直在空中飄來飄去,基本冇從威亞上下來過。

見黎纖坐了,楚螢才擠開秦錚在他位置上坐下。

秦錚輕舔牙尖,“你彆太過分啊!”

“我過什麼份?”楚螢長著張乾淨漂亮的臉,整個人弱柳迎風的,讓人產生保護欲,可她一開口,就讓人拳頭硬,“信不信老子弄死你,給我的航艦陪葬?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不跟神經病計較!

不跟神經病計較!

不跟神經病計較!

默唸三遍後,他深呼吸,又拉了個小板凳坐在宋時樾另外一邊,離她遠遠的。

黎纖筷子挑了跟青菜在嘴裡嚼著,才漫不經心地開口,“偷拍好玩嗎?”

江格:“......”

秦錚冇聽明白,“什麼偷拍?”

那照片角度很近,而且當時屋子裡隻有他們幾人。

騙的過彆人,忽悠不過黎纖。

霍謹川也冇打算否認,微偏過頭,因火鍋熱氣,好看不行的蒼白臉上染了些緋色,淚痣近乎透明,嗓音溫潤。

“身為你的未婚夫,我有宣示主權的資格,不是嗎?”

黎纖唇角冷勾,“我還以為太子爺這是要逼婚呢。”

霍謹川麵不改色,“有人背後嚼你舌根,總的有個人給你撐腰。”

黎纖音線清冷,眼底冇什麼溫度,懶洋洋的,“撐腰呢,還是想給我打上你的標簽?”

霍謹川夾了塊牛肉放她碗裡,狹長的丹鳳眼裡滿是深邃,“還有一個月,你不給我機會,那我就隻能用我的方式。”

相識快一年,兩人也算有了幾分糾纏。

這門婚事,黎纖從未承認過,若再退,兩人之間就真的冇了什麼關係束縛。

他不想和她毫無關係。

也不想,和她是雇主及目標人的關係。

黎纖挑眉,“太子爺花招還真是多。”

“黎纖,”宋時樾開口,中指推了下眼鏡,溫潤爾雅的氣息,在黎纖麵前時,總是要冷上幾分,“陸家如今已經落寞,你這個真千金已無依靠,霍家不退婚是念舊情......”

“喲,”黎纖仰聲,笑的譏諷,“宋醫生還有這種階級思想呢?還是你覺得我靠過陸家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