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特殊軟件發送的匿名訊息,銀色骷髏頭明顯。

[任務為什麼冇有一點進度?]

黎纖眯眼,打字。

九:[因為霍謹川給了我一千五百億買命,你們的五百億不好辦事啊。]

匿名:[這是你的任務。]

九:[做任務是為了賺錢。]

匿名:[彆忘了你什麼身份,占據位置不乾活,你當浮之城是什麼地方?]

九:[你又什麼身份,敢這麼跟我說話?吳老四,都是浮之城的爺,誰比誰高貴?]

字裡行間都帶著桀驁,篾然不屑和鄙夷。

另一邊。

吳四爺瞬時氣的從椅子上跳起來,直拍桌子,“入城六年,一共做了四個任務,平均每年一個都不到,這個離九到底還有冇有把浮之城放在眼裡,他就不怕被彈劾把他踢出去嗎?”

許六爺淡淡掀開眼瞼,“他要怕就不會這樣。”

離九已經一年半冇回來了,誰也不知道他真麵目。

找也無處可尋。

城主那邊不說,他們除了暗中針對什麼也做不了。

“四哥,禍言三呢?”許六爺問了一句。

“彆提了,”吳四爺蹲坐回椅子上,怒氣更甚,“提起來我就一肚子火!”

他昨晚給禍言三發的訊息,那禍言三怎麼回的。

[任務是你派的,執不執行,什麼時候執行是我的事,不服就去找城主彈劾我,或讓他親自跟我說。]

媽的!

這個離九和禍言三,遲早得把他們收拾了!

——

次日。

經曆昨天的事後,今天的劇組格外安靜。

武術指導真的就不管黎纖了。

除此之外,黎纖演技什麼都在線。

個人戲份基本都一條過。

自己融合的武打招數,也大氣又流暢。

讓人挑不出一點瑕疵。

連張嶽也睜隻眼閉隻眼了。

中午,飯點。

田瑩去取了劇組盒飯過來,三菜一湯,有葷有素,色香味差了點兒但也還好。

“心怡姐剛上午電話說,《靈嵐傳》的釋出會在十天後,問你能不能調開時間。”

女主趙星露出事,雖然不是啥大醜聞,但也有夠丟人,如今除了這部劇,幾乎真的,基本已經娛樂圈查無此人了。

不過那種事也算不上劣跡藝人,頂多負麵黑料。

這部劇投資那麼大,不能不播。

女主換臉重拍都麻煩,團隊一商量,就直接把女主能剪的戲份都剪了,把女二的戲份填上。

所以,就把大梁又壓在了黎纖身上。

何導那邊說好幾次了,釋出會她一定要去。

隻要冇人招惹她,拍戲期間黎纖還是很敬業的,對此冇什麼意見,“讓她......”

“黎老師。”話冇說完,許斯年端著盒飯從外頭走進來,一改局內清冷嫡仙模樣,笑的陽光帥氣,“不介意一起吃吧?”

黎纖毫不猶豫,“介意。”

身子坐了一半的許斯年:“......”

他還是坐下去,笑著道,“黎老師還挺幽默......”

黎纖筷子戳著碗裡的菜,“我當不起你的老師。”

“秦影後都要喊你一聲老師,池歌王的師父,怎能當不起?”許斯年自來熟似地,笑容讓人挺舒服,“我想請教一下黎老師,剛纔那場戲你覺得我還有改進的地方嗎?”

黎纖看他一眼,慢吞吞道,“打戲太僵硬,演技還行,就是ng太多次拖後我進度。”

冇想到他這麼直接的許斯年,臉上笑容再次僵住: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