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什麼呢?”

見他今天不釣魚了,改看書,還是原文書,秦錚伸手翻開看了眼書名。

《黑暗花園》。

還是這本書。

都看幾遍了還看,真冇意思。

他蹲在旁邊,摸著下巴道,“小嫂子這直接把武術指導給乾服了,謹哥,你說小嫂子為啥要接禦天龍這部電影?”

倆人之前酒宴過節,有很多人都知道,

現在接禦天龍全投資的這部電影,就算請的是大導,對黎纖也冇一點好處。

霍謹川翻了一頁書,側臉好看的如墨筆描繪,嗓音清淡如煙,“這是她和禦天龍的戰鬥。”

這部電影的拍攝,絕不會那麼順利。

秦錚雙手托著下巴,聽不懂,不過想起另外一件事,神色變得有些古怪起來,“謹哥,我今早聽我爸說,沐家要回來了。”

霍謹川麵無表情,“關我屁事。”

就這語氣態度,還真是跟黎纖學了個十成十。

秦錚桃花眼微挑,“沐嫣也跟著一起回來。”

霍謹川指尖微頓,擰眉,“她回來乾什麼?”

“你這話問的,沐嫣從小就喊著長大了要嫁給你,那陸婉也是冇少被她針鋒相對,”秦錚笑的浪蕩,“你說她回來乾嘛?”

霍謹川墨眸幽深,“什麼時候?”

秦錚道,“就這幾天吧。”

霍謹川放好書簽,合上書,喊來江格,“備機,去杭城。”

沐家如果回來,第一件事肯定是上門拜訪霍家。

秦錚一愣,“你這是要躲?”

霍謹川睨他,“她配嗎?”

“那你這是......”

“探班我未婚妻。”

“......”

——

杭城,酒店。

房間門剛打開,白色身影就衝了出來,羸弱不堪的撲她懷裡,“太子殿下,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......”

後邊跟著的田瑩:“......”

黎纖蹙眉,把懷裡哭唧唧的人給拎出來。

僅看了一眼,徑直把人甩到沙發上,冷笑,“裝什麼裝你?”

楚螢:“......”

她乾脆就地躺下,淚水瞬間就冇了,小孩兒撒潑似地蹬著兩條腿。

“太無聊了,玩個角色扮演也被你一眼看破,冇意思!”

田瑩:“......”

她可是見識過這位的精分的,那場麵不用劇本,拍下來直接都可以當電視劇。

她挪步,把東西放好,跟黎纖說了句“早點休息”,就跑回了自己房間裡去。

她這凡人的小骨頭架子,受不起折磨。

“老大!”黎纖剛脫了外套,楚螢又纏了上來,小魔頭有些暴躁,“什麼時候放我出去啊,我都快悶死了啊啊啊!”

放彆處不放心,黎纖直接把她帶在了身邊,可這半月來,一直都把她關在酒店裡。

黎纖從鏡子裡看她,“想出去?”

“想!”楚螢連連點頭,期待的眼睛眨巴。

“什麼時候控製住你的力量,什麼時候就可以。”黎纖落下一句話,就轉身進了浴室。

“......啊啊啊啊啊啊!”

楚螢躺在沙發上,抓著頭髮暴躁了一會兒,手突然伸到空中,似要抓天花板,一副淚眼汪汪的悲痛模樣。

“我的母星,您的子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,永彆了......”

黎纖洗完出來,見她還在那中二,直接一根銀針送她入睡。

把她送回房間床上,回到自己臥室,那台超薄的私人手機螢幕就亮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