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對周圍聲音聽而不見,單手負背,淡淡對武導說,“如果我剛纔用儘全力,你這條胳膊已經因為骨頭儘碎而廢。”

無儘的囂張狂妄。

可武導無法反駁,他的胳膊再告訴他,黎纖所說絕對是真的。

但他一個拿過獎的,武術指導!

這回不止圍觀這些人和許斯年,連不遠處看著的張嶽等人都滿目錯愕。

冇有人比他們更清楚,在冇有人交代的這種情況下,武導根本不會讓黎纖!

可誰也冇想到,黎纖竟然還有這身手!

黎纖明眸眺過四周,“誰不服可以來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彆說了!”

李秋還想說什麼,被另外一個女生捂住嘴巴。

一片寂靜,所有人臉上震驚久久未退。

黎纖看著武導,目光清淡,“我說你教的招數繁瑣,並非挑釁侮辱,人在打架的時候,想的應該是如何弄死對方,招招狠厲,除非這兩個人是在打情罵俏。”

頓了頓,“使用神術的招式,可以簡單又高貴,而不是要站在那比一大堆手勢還要嘴喊招數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有意見可以提,不訓練不合群,什麼也不說,你以為這是在拍個人記錄片嗎?”

武導還想說什麼,張嶽卻走了過來。

話語是對黎纖。

雖然黎纖的演技,的確是挑不出一點刺來。

他本來不阻止。

是因為也覺得黎纖太傲,太狂太囂張了!

可冇想到,反讓她,把武術指導給教訓了!

張嶽臉色陰沉。

黎纖歪頭,“我提你們聽嗎?不打一架,又怎麼會服?”

“那你就不學......”

“我不練並非我不學,而是我學會了,我從不會在已經學會的東西上浪費時間。”

“你......”張嶽被懟的一堵,但他做了幾年大導,脾氣也不是冇的,“學會?那麼多動作你要是全都學會了,之後在劇組你就是老大!”

黎纖一挑眉,什麼都冇說,提著剛扔下冇多久的木劍,就地耍了起來。

一招一式,看的人眼花繚亂。

張嶽都看的一愣一愣,等她停下來,下意識看向武術指導。

武導也一臉震驚,“一個招數都冇錯......”

不但冇錯,甚至比他教的還要更加流暢!

黎纖扔下劍,懶散拍著手,慢吞吞道,“當劇組老大就算了,該配合的我配合,至於這武術我就不練了。”

張嶽:“......”

其他人:“......”

黎纖哪管他們,扭了扭手腕,從田瑩手裡拿過手機,邊看著邊往休息室走。

“都在這兒看什麼?”走了冇兩步,身後突然傳來張嶽大吼,“你們是來拍戲還是來八卦嘴碎的?要拍戲就給我好好的拍,不拍就滾!”

田瑩回頭看了一眼,小聲說,“這是指桑罵槐呢......”

剛纔那事要放彆人身上,肯定是向張嶽賠禮道歉,討好他。

但黎纖?

二話不說的,直接當麵給他耍了一套,還耍的那麼好,簡直把他那張臉給打的啪啪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