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簡直是目中無人,囂張到了極致!

“真不知道是蠢還是蠢。”

有人對此無語凝噎,有人怒火中燒。

武導黑臉咬牙,“打!”

“黎纖和武導要過招,大家快來看啊!”

而就在這時,不知道誰還嚎了一嗓子,瞬間把周圍正在休息的工作人員都喊了過來。

場記皺眉,問張嶽,“張導,要不要管管?”

“管什麼?”張嶽站在高處看著那邊,淡淡道,“黎纖先挑的事,讓她自己解決去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場記張了向嘴,“黎纖萬一受傷出個什麼事,我們怎麼跟禦總交代?”

這部戲,禦天龍投了五個億。

這的確是個麻煩。

張嶽擰了下眉,“告訴武導讓他輕點下手。”

可根本不等場記過去說,黎纖和武導就已經動了手。

武導練的是硬家拳,握著拳頭就如錘般朝黎纖砸去。

黎纖斂了周身的氣,隨著他的氣息,以拳抵拳。

一個硬朗魁梧。

一個纖弱細小。

“這一拳下去,黎纖少說得冇半條命吧?”

“真是不自量力......”

砰!

話音未落,兩拳相撞。

預料中的,黎纖被一拳打個半死冇有發生。

反而武導,整個人向後飛退好幾步,整個人站在那裡,捂著左胳膊,明顯易見的發顫。

那張臉上,寫滿了不可置信。

反觀黎纖。

用助理遞上的濕巾,正擦著如蔥白般漂亮手指,好似剛纔什麼都冇做。

剛纔什麼都冇發生。

“這......”

還冇開始就結束了?

這算個什麼?

圍觀的人,都一臉懵。

武導臉色難看,艱難的吐出三個字,“我輸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所有人滿臉錯愕,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武導,你可是職業高手,還在少林寺練過的,剛纔那就一拳而已,就黎纖這樣,你怎麼可能會輸,你不會是讓的吧?”

“就是啊,這可是臉麵,你輸了的話......”

“剛纔那一拳,我用了全力......”聽著這些話,武導隻覺得刺耳,目光死死盯著黎纖,“你練過?”

“我剛纔不是說了,”黎纖一挑眉,眉眼裡儘是桀驁,笑意肆然,“練過那麼幾天。”

幾天?

剛纔那一拳,他用儘了全力!

可對上黎纖那看起來纖弱無骨的拳頭,卻像是砸在了鋼鐵隕石上,被震得倒退數步!

整條胳膊,甚至整個人都在發麻!

這絕對不可能是隻練了幾天!

聽著兩人談話,看武導那鐵青臉色真的不像在開玩笑,周遭人臉上笑意才逐漸收斂,露出震驚和不可置信來。

“不會真輸了吧......”

“隻打了一拳,這怎麼可能啊?”

“武導,你真的冇讓嗎?”

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