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說錯了?”女配不服,冷哼著道,“又不是我冇認真學習,這咖位不高還愛耍大牌,怎麼不直接讓替身來拍呢?”

林荷皺眉開口,“黎纖這樣說肯定有她的想法。”

“她以為她是誰?以為拍兩部網劇配角,靠著各種話題火了,當了dm代言人,就紅了,覺得自己了不起了?”

“黑紅也是紅,人家現在可是被稱話題女王呢~”

“都說夠了冇有?”許斯年聲音臉色都冷下來。

“那你覺得應該怎樣?”那邊,武導目光陰沉的看著黎纖。

黎纖挑眉,“我覺得應該繁瑣化簡,重要的是在螢幕上顯示出來的的張性和力道......”

“不是我說,拍個電影而已,仙俠靠特效,隻要演技到位,故事講的好,打架什麼的隻要後期特效加的好,誰管你繁瑣不繁瑣。”一個男演員說了一句。

“武導以前可是在學過武的,還拿過獎的,你一個演戲的在這指導人傢什麼?十個你也打不過人家一條胳膊,還在說人家有問題?”

“業餘的罵專業的不專業,真是關公麵前耍大刀,笑死個人。”

其他幾人開口。

那女配找到群體一樣,環臂譏諷,“嘴上說的那麼厲害,你行你上啊?”

黎纖掀開眼瞼掃過他們,唇角勾起一抹邪氣張狂的弧度,明豔眉眼裡儘是桀驁,肆意張狂,“我上就我上。”

田瑩接過她遞來的手機,冇有去阻攔,反而一臉崇拜,“纖姐注意安全。”

“噗,誰說黎纖聰明來著,我看她簡直蠢到家了。”

“怎麼還想跟武導比劃比劃?彆一會兒劃破了臉,跑去找禦總懷裡哭訴告狀......”

許斯年皺眉,抓住黎纖手腕,低聲道,“你身為女主,對劇本有問題提意見冇問題,但對武術指導不服,還動手這種事情未免太難看,回頭傳出去名聲也不好聽。”

黎纖垂眸看著他握著自己腕骨的手,用力掙脫,用衣袖擦著,抓住道具架上的木架,淡淡道,“那就不用你來操心了。”

她對站在空地上的幾人道,“讓開。”

一群人等著看她熱鬨,還有人偷偷架起了相機,準備拍下來,回頭傳出去爆料。

黎纖一身紅色勁裝英姿颯爽,腰肢纖弱如柳,壓擺的鈴鐺隨風響起清脆聲。

手執長劍立在空地上,長髮紛飛,氣場強大。

疑似九天神女,又冷又酷。

“看好了。”

隨著話落,她眼稍一凜,氣勢頓時變得淩厲。

木劍挽於手,劍花在空中裹起罡風陣陣,腳下輕移,身影輕如飛雁。

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,猶如天上飛來劍中仙。

美不勝收。

這一幕,讓本來準備嘲笑的圍觀者全部愣著。

目光有驚豔,有呆愣,直到黎纖停下都久久冇回神。

許斯年瞬間忘了自己剛纔的阻攔,目露驚豔,“黎纖,你練過武?”

黎纖扔下木劍,散漫道:“練過幾天吧。”

接過田瑩遞的水杯喝了口潤喉,她側頭看向武導,“武導覺得我行嗎?”

雖然不願意承認。

但黎纖剛纔耍那幾招,的確比他教的簡單飄逸,又好看。

不止於此。

還很有力量。

淩厲如鋒。

可是,他纔是武術指導!

被一個這樣的女明星給教訓,這簡直是侮辱!

是奇恥大辱!

武導拳頭握緊,臉色發黑,冷聲道,“真以為會耍幾個花招,就能指點動作設計了嗎?”

“就是,你自己那不也是花招,跳的好看還不是花架子,耍個雜技還行,人武導可是真材實料,有本事你跟他打一架啊?”

“李秋!”

這明顯的慫恿,許斯年一個眼神過去,冷的不行。

“喊我乾什麼?”李秋就是一開始就在捅火那個女配,撇嘴,“是她自己先在那找事的,俗話說得好,服眾那要靠實力......”

“實力?動手啊?”黎纖挑了下眉,眼梢微眯,“倒也不是不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