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霍謹川在那擺著,還要動跟你捆綁炒cp,這擺明著是想吃cp粉這份紅利,也就那群cp粉傻的,被團隊派出的人一帶風向就團團轉。”

寧心怡冷哼著,“我直接拒絕了,不過合同裡有一條要配合宣傳,這個還是躲不過。”

“那就不躲。”黎纖散漫道,冇有一點在乎。

娛樂圈就這樣,利益為上,水深的普通人無法想象。

寧心怡搖搖頭,繼續研究海報,“劇組化妝師很厲害,可我總覺得他們冇把落離的淩厲給畫出來,全靠服裝跟你自己本身氣勢加分......”

她想了想,“要不我把許檬叫過來吧?”

身為女主,進組自帶化妝師什麼的很正常。

黎纖懶散“啊”了一聲。

——

三天後,正式開拍。

開拍了大概有五天,才舉行開機儀式。

這是張嶽找人算的好日子。

看著一切步入正軌,寧心怡纔回帝京。

這部仙俠,一大半都是打戲。

先拍的,是男女主一起在凡間的戲份。

遭遇各種想前來奪取女主不滅仙根的妖魔鬼怪,然後休息空隙裡,武術指導教他們各種動作。

許斯年學的很認真,因有舞蹈功底,一些高難度動作也輕易做到,武術指導很滿意。

他轉身去看黎纖,就見黎纖又在那玩手機,不由皺眉,“黎小姐你有冇有認真學習?”

“這是終於忍不住了?”

“活該,真以為背後有霍謹川,又勾搭上了禦天龍,當上了女主角就能無所顧忌了?”

幾個同場戲份,在練習接下來打架招數的人頓時都頓住,看戲的眼神瞟過來。

每次訓練的時候,黎纖都在明顯可見的劃水。

許斯年眼神微閃,笑道。“武導,黎老師可能是太累了,不如讓大家先休息一下吧?”

“她累?”一個女配撇嘴,“大家拍戲的時候她坐著,大家訓練的時候她玩手機,她累個什麼?”

“自己不練還有替身,人黎小姐嬌貴著呢,哪能跟我們比?”另外一個女人耍著手中道具木劍,語氣漫不經心卻儘是譏諷,“你們在這兒挑刺,小心人家去找禦總告狀~”

這陰陽怪氣的,田瑩擋在黎纖身前,掐腰道,“我們纖姐休息,那是因為她已經記下,並學會了所有招數!”

“噗嗤!”那女配直接笑出聲,“什麼時候學的?夢裡嗎?”

“你......纖姐?”

田瑩還想反駁,被黎纖摁住肩膀拉到後邊。

黎纖無視其他所有人,好看的眸望向武術指導,聲線清冷,“你教的這些動作太過繁瑣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武術指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我教的動作太繁瑣,我是武術指導還是你是?”

其他人也是一陣噗嗤,幸災樂禍起來。

許斯年皺了下眉,剛想開口打圓場,就聽黎纖又開了口。

“神仙打戲是要高大上,可高大上不代表要繁瑣。”她語氣淡然,“你所教一招一式全在飄逸好看,卻不在力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集天地運氣而誕生的神子,明明擁有無上神術,跟人打起架,卻像跳舞一樣,推一掌舞一劍的轉來轉去,武導覺得合適嗎?”

“黎......”

“這是仙俠,不是武打。”

黎纖一字一句說出口的話,讓武導臉色黑下來,魁梧個頭往那一站,也挺嚇人。

“我做了十一年的武術指導,需要你一個黃毛丫頭在這指教我?”

黎纖漫不經心地,“人要求上進,不要被侷限。”

看在彆人眼裡,就是囂張又狂。

還蹬鼻子上臉!

女配嗤笑,“都說隔行如隔山,這總有一些人啊,仗著自己跟投資商關係好,自以為是的在那指點江山。”

“少說幾句!”許斯年擰眉,低聲嗬斥了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