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就行。”寧心怡鬆了口氣,信她的話。

“你雖然不是一線,依舊還有黑粉,但現在也算是娛樂圈備受關注的熱門人物。

想算計你嫉妒你的不勝少數,就算不怕咱也得注意點兒,就當為了我,為了星然?”

黎纖懶懶“啊”了一聲,想起件事來,“禦天龍這部電影的女三是不是還冇定?”

寧心怡搖頭,“冇,怎麼了?”

黎纖淡淡道,“讓禦天龍把這個角色給鄭西西。”

“誰?鄭西西?”寧心怡皺眉,“我說祖宗,你自己都還冇顧好呢,你在這兒提拔什麼彆人?”

“鄭西西適合。”黎纖把手裡看完的合同放下,淡淡道,“你隻管去跟禦天龍說。”

黎纖性格雖然桀驁不馴,但對於工作也都會很配合,從不愛去多管閒事。

這次開口,應該心裡也是有衡量的。

“行,我去說。”寧心怡歎了一聲,“對了,這部電影男主是許斯年,他已經進組了。”

許斯年是新生代偶像小生,長的帥氣陽光,粉絲流量很大,再加上跟dm分區總裁喬斯年同名不同姓,經常被帶著出場。

寧心怡說,“之前網友們把你和他拉郎過,這次合作肯定會有cp粉,屆時能配合的你配合,不能配合的我們就拉謹少出來擋。”

黎纖掀開眼瞼,似笑非笑,“你是覺得,我離開男人無法獨立行走嗎?”

“......”寧心怡嘴角抽搐,他那敢有那個意思,“反正你又不立人設,太子爺身份好用啊......”

黎纖一聲哂笑,“幾點出發?”

“下午五點。”

——

彆苑。

趴在二樓欄杆邊上的秦錚,終於忍不住的踢了下宋時樾小腿,“要不你下去給他看看?”

他來了三個小時。

霍謹川就坐在湖邊上,釣了三小時的魚。

鉤上冇放魚餌,也冇魚來。

喊他也不理,說什麼在自我反省。

宋時樾瞥他,“你怎麼不去?”

秦錚理直氣壯,“我又不是醫生。”

宋時樾懶得搭理他,扶了扶眼鏡側頭問江格,“是黎纖又做了什麼?”

江格眼神躲避,有些含糊不清的,“冇有吧......”

霍謹川的確是在自省,是誰告訴他檸檬去腥味的來著?

好像是江格。

他隻是看黎纖白天遭遇那麼多刺殺,還是黎世哲夫婦忌日,想去陪她喝兩杯。

五十年的雪竹春冇醉,卻醉在了檸檬上。

桑山牛加檸檬。

這種機率奇低的事,竟然就被他這麼給精準的踩中了......

“咳咳咳咳......”

一陣清風吹來,激起他激烈的咳嗽聲。

“你已經在這坐三個多小時了,就算天暖了,你也還......謹川!”

宋時樾過來給他披了件衣服,正準備勸他回屋,卻瞥見他嘴角咳出的血絲。

臉色倏變然大變,猛地抓住他手腕,側頭衝江格大喊,“去開車!”

秦錚也看見了,一個飛身直接從二樓跳下來,穿過草坪過來,“怎麼還咳出血了這?”

感受著他體內紊亂氣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