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然後點開和黎昊的聊天框:[你姐有冇有不喜歡吃,或者自身過敏的東西?]

一個億哎,還是這種不痛不癢的問題。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問,黎昊還是回的很快:[我姐除了檸檬什麼都冇事。]

轉賬一個億。

霍謹川:[?]

這一個問題一個億,有錢人果然就是嚎!

黎昊都有點想喊姐夫了,[我姐體質特殊,會醉檸檬,尤其是熱的檸檬,加在桑山牛肉裡一起吃,哪怕隻嚐個味兒,也會立馬橫直倒下,醉的不省人事。]

霍謹川:[......桑山牛?]

黎昊:[是桑山那邊特彆培育的特供品種,因肉質鮮嫩,無菌無害,我姐一般都是生吃。]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看在錢的份上,黎昊多說了兩句:[你想送我姐禮物或者吃的話,可彆送檸檬。]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轉賬十個億。

[不要告訴你姐,我來問過這個問題。]

黎昊:[擠眉弄眼.jpg你要給我姐送驚喜嗎?那不如直接送錢,我姐最愛錢!]

驚喜?

看著病床上深睡的黎纖。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次日上午,九點半。

霍謹川正站在窗邊,跟江格打電話,身後動靜傳來。

黎纖豁地從床上筆直坐起,淩亂髮絲掃過額前,眸光一片清明,看清身處環境後,眉目皺起。

霍謹川瞬間把電話掛掉,有些心虛的走過來,“怎麼樣,還有哪裡不舒服的嗎?”

黎纖抬頭,淩亂髮絲下的目光泛起猩紅,要殺人一樣,“你哪裡來的檸檬?”

她家裡從來不備檸檬。

“......冰箱保鮮層裡有。”霍謹川又沉默了幾秒,“對不起,我真的隻是想去腥味兒,不知道你對檸檬......”

黎纖伸手,“我手機呢?”

霍謹川默默拿給她。

往榕宮添放食物的,隻有田瑩和寧心怡兩人。

黎纖打開小群:[誰往冰箱放的檸檬?]

田瑩:[我!我昨天上午送過去的,夏天了,想著有空給你榨點檸檬泡水喝。]

“......”

黎纖:[以後不要讓我看見任何檸檬。]

在認識的人眼裡,黎纖強大到無所披靡。

一個無論喝什麼酒,都千杯不醉的人,竟然會醉檸檬......

是笑話。

也是致命弱點。

黎纖輕舔牙尖,起身兩步走到床尾位置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男人,半俯身抓住他衣領,戾氣陰森的威脅。

“如果這事被第三個人知道,我第一個弄死你!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——

下午,星然娛樂。

看著對麵沙發上斜躺著的爺,寧心怡思來想去的,嘶了一聲,湊過去小聲問。

“祖宗,昨天啟源第七研究所被人惡意襲擊摧毀的事上了熱搜,跟你請假那幾天時間一樣,跟你沒關係吧?”

自從飛機上遭劫持那事後,她現在對黎纖似乎有些盲目。

一有這種事,下意識就會聯想到她。

黎纖麵不改色,“不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