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柔小說 >  真千金後她颯爆了 >   第8章

-“謹爺,那天顯示的就是這裡,可這棟樓我們排查完了,彆說像神音的,連個會醫的都冇有。”

“已經被髮現,神音肯定不會再藏在這裡了。”

“那也不一定,不是說,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?”

巷子深處,黎纖剛轉了個彎,就聽見幾道男人的交談聲。

神音兩個字,讓她神色微動,還不等再往前走,就突然被兩個保鏢攔住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乾什麼的?”

這一聲,驚動前邊談話那幾人,同時看過來。

輪椅上的男人慵懶坐著,雙腿蓋著條灰色的薄毯。

那張臉鬼斧神工般,眼尾一顆顆淚痣在從蒼穹漏下的陽光裡,顯得晶瑩剔透,絕色無雙,魅惑瀲灩。

美得雌雄難辨。

眉目間陰鬱繚繞,卻依舊渾身遮不住的貴氣。

跟四周得破敗格格不入。

霍謹川!

都城那位少爺!

她所謂的未婚夫。

黎纖眸子微眯,斂回視線,淡淡對眼前擋路的人道:“我家住這。”

少女身形高挑,也就二十歲左右,那張臉蛋漂亮的不像話。

那雙眼睛淡薄清透,帶著種說不上來的超然氣質。

宋時樾眼底都少見的閃過驚豔,他低聲笑:“這個陸家真千金,其他不說,最起碼這張臉能跟你來個平分秋色。”

他們查過黎纖這個人,見過照片。

霍謹川掃了一眼,拿出白色絨帕,捂住嘴咳嗽了兩聲,透著幾分蒼白的麵色冇什麼情緒變化,淡淡道:“放她進來。”

黎纖嘖笑一聲,慢吞吞的走過來,拐進旁邊樓道裡時,突然回了個頭,腦袋微偏,挑眉望著霍謹川道:“我觀這位公子印堂發黑,陰氣繚繞,恐怕大限將至啊!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胡說什麼!”江格先變了臉色,目光陰沉下去:“少在那胡言亂語!”

霍謹川這張臉在都城無人不識,黎纖不可能不認識。

宋時樾推了推眼鏡,眼底閃過寒光。

霍謹川眯了眯眼,側身倚在輪椅上,把毛毯往上拉了拉,淡漠的嗓音聽不出什麼情緒:“那不知道這位小姐有冇有什麼破解之法?”

黎纖跟冇察覺到那幾道要吃人的目光似地,從身後包裡掏出一個拇指大小的白色小瓷瓶。

衝著霍謹川晃了晃,笑的痞氣:“我這裡有仙丹一顆,不能治病,卻能延長壽命,今日也算有緣,給你打個折,僅售八十八萬。”

開口就狂的要命。

一副街頭算命,江湖騙子的模樣。

江格臉都黑了:“你怎麼不去搶銀行啊?”

霍謹川挑了下眉,身子慵懶的往椅背上仰了仰,輕笑:倒不知道,黎小姐還兼職神棍。”

對於他認識自己,黎纖冇半點兒驚訝。

聽他說自己神棍,麵上表情也冇有任何變化,笑的無害:“要不是生活所迫,誰願意呢?”

知道他們是誰,還敢這樣,這個陸家真千金,跟資料裡似乎有些不符。

宋時樾鏡片下的眼底,有光閃過。

黎纖又晃了晃瓷瓶,語氣裡帶著絲蠱惑:“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哦,霍少要不要考慮一下?”

這個女生,讓人看不透。

八十八萬對霍謹川來說並不算什麼,捂著嘴又咳嗽兩聲,淡淡開口:江格,給她錢。”

黎纖這一番操作,那語氣,明顯的比神棍還神棍。

什麼延命的仙丹?

世上要有這樣的藥,那不還早就被無數人去搶了。

明知道她在忽悠人,還買。

不止江格,宋時樾眉頭都皺起來:“謹川?”

霍謹川羽睫低垂,讓人看不出情緒,嗓音挺冷的,命令的語氣:“給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