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昊耷拉著腦袋走過來,“我聽心怡姐說,姐你明天晚上纔去劇組,我就不能多留一會兒嗎?”

“不能,不過,”黎纖眯了眯眼,“我會去看你大考。”

黎昊猛地抬頭,“真的?”

黎纖挑眉,“我騙過你?”

冇騙過,但忽悠過。

不過這件事,他姐說去就肯定會去!

“姐,你放心!”黎昊雙手緊握成拳,眸光鋥亮,“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

黎纖屈指敲了下黑甲車門,衝車裡幾個人道,“下車。”

秦錚還以為是有事,但等他們幾個都下來後,十一帶著黎昊上車,咻的一下就離開了。

“小嫂子,你那車......”

“這輛,賠你們的。”

秦錚剛想說什麼,黎纖就又扔給他一把車鑰匙,皙白如玉的手拍了拍旁邊那輛黑色轎車。

“......”

幾雙眼睛看過去,幾雙眼睛同樣的呆滯。

他那輛是什麼車?

邁巴赫!

限量版的!

加上智慧係統改造,兩個億以上!

這輛車,超過十萬就算他輸!

剛過來就看到這輛車的秦錚,怎麼也冇想到,這竟然會是黎纖賠他的!

“小嫂子......”他整張臉,都開始控製不住的在抽搐,“你這是不是也太摳......”

話到嘴邊又收住,縮了下脖子,“一輛車而已,不用賠的,不用!”

他要開著這車回去,被那些狐朋狗友,或者哪個記者狗仔拍到,明天的所有新聞頭條,估計就是秦家破產了。

“哦。”黎纖一句客氣話都冇多說,就收回鑰匙,清冷視線掃過霍謹川,“那就不送幾位回去了。”

說完,就自己帶著楚螢上了車,腳踩油門的跑了。

獨剩霍謹川幾人留在大廈密集的老舊貧民窟,似乎還有雨滴從天上落下來。

迎麵正走過來幾個大媽,看他們幾個看癡了,都走過去了又退回來,“哎,幾位帥哥,今年多大了,娶妻了嗎?”

“小夥子,長的挺帥,你是哪個明星吧?”

“我有個女兒長的可漂亮了,在娛樂圈演戲呢,留個微信回頭加上你們聊聊?”

“來這兒找人還是......”

聽著她一句你一句,甚至開始推銷自家女兒的大媽們。

幾個人:“......”

彆說霍謹川,秦錚都冇受過這種被扔下委屈好嘛?

敢對霍謹川這樣的,整個帝京怕也就隻有黎纖一人了!

“我有未婚妻了。”

霍謹川冷冷扔下一句話,控製著輪椅就轉身要走。

“那個我......”秦錚為從大媽群裡逃出來,硬著頭皮,“我也有喜歡的人了。”

“哎,那他......”

江格一副冷冰冰模樣,一個眼神睨過去,幾個大媽瞬間就脊背發寒的閉了嘴。

這巷子裡連出租車都打不到,秦錚邊打電話讓人送車,邊推著霍謹川往外走。

但走了冇幾步,又被幾位大媽追上來。

“這雨馬上下大,買把傘把小夥子,我這傘布可好了,昨天剛買的新的,看你長的好看,給你便宜點三百塊拿去!”

“我這把兩百八......”

瞬間,就從推薦女兒,變成了賣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