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知道我打不過你。”

時間過去,銀針已失效,在失去情緒控製前,瘋子孫整理了下頭髮和衣服,轉身走向那輛燃著濃煙的邁巴赫,在被火光吞噬時,他最後一句話傳出來——

“雇我來的人,是禦天龍。”

瘋子孫滿身罪孽,死有餘辜。

黎纖清冷目光看著,臉上的情緒波動是為他最後那句話。

如果瘋子孫是禦天雇來的,那她之前忽悠瘋子孫去殺禦天龍,瘋子孫上當而去,是真的因為情緒混亂,還是假裝?

瘋子孫已經死了,糾結這個問題根本冇有意義。

除非,瘋子孫在撒謊。

可他冇必要。

“姐,”黎昊跑下車過來,小臉上興奮又激動,殷勤諂媚,“你怎麼樣,累不累,渴不渴?”

黎纖回神,把傘扔他懷裡,淡淡道,“扣你三個月零花錢,動物園斷糧三個月。”

黎昊:“......我錯了。”

黎昊小臉苦下來,“扣我零花錢可以,但我動物園不能斷糧啊!”

他大眼淚汪汪的,“姐~”

黎纖不為所動。

黎昊一咬牙:“一半!”

黎纖:“七三。”

“姐,你看看你可愛又聰明的弟弟,好不容易賺錢點,還要建設美好家園~”

“也可以,那就糧草減半,我聽說供糧那邊弄了批劣質食物......”

“......七三就七三!”

他姐每次都能捏住他命門,現在同意,還能留下個三,不然一分都留不下。

黎昊認命,不再做什麼無謂的掙紮。

黎昊認命,把剛從霍謹川那賺來的十億,轉給黎纖七個億,“你不準往我動物園裡送劣質糧食!”

他那些都是嬌貴寶貝,吃的不好會生病出問題的!

“一個坑姐,一個坑弟,你說這姐弟倆......”秦錚趴在窗戶上聽著外頭倆人談話,除了奇葩,找不出一個合適的形容詞來。

霍謹川挑了下眉,眼底閃過溫柔的笑意。

“繫好安全帶。”

這裡偏郊,影響不到人。

外邊那些燒燬的車,還有地上的人有霍家影衛善後。

黎纖上車後說了一句,油門直接到底。

車速如飛,卻很穩。

秦錚好奇,輕撞黎昊胳膊肘,“你姐還給你零花錢啊?”

“當然給了!”黎昊哼哼,“每個月十萬塊呢!”

“......”

想到單這一年,黎纖從霍謹川這兒賺的上千億。

秦錚一時不確定黎昊這話是得意,還是在陰陽怪氣。

叮!

手機裡進來訊息。

霍謹川發的。

就在旁邊坐著,還發訊息,不愧是有病。

黎昊看他一眼,點開訊息。

霍謹川:[你姐很缺錢?]

黎昊:[當然!]

您的賬戶到賬1000000元。

霍謹川:[為什麼缺?]

看看,不愧是有錢人,多麼的上道,現在不用要,都知道問問題得花錢了。

不過——

黎昊:[你的問題涉及我姐**,你這點兒錢我不好辦事啊!]

霍謹川失笑,又一次感歎,幸虧他最不缺的就是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