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放不放的,他......”

“誰xx媽要跟我搶黎纖的人頭,我就先殺了誰!”

一聲咆哮,瘋子孫追上來了。

還有另外幾個人。

“想搶人頭,也得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!”

光頭冇那個耐心,直接下令開火。

瘋子孫比他們更狠,搶過來兩把大的橫掃入場。

所過之處冇有活人。

光頭終於察覺不對,不斷後退,“你是什麼人?”

瘋子孫把子彈用完的槍扔在地上,暴躁道,“你不配知道,黎纖人頭是我的,你滾蛋,不然我就殺光你們。”

外頭槍支彈藥橫掃,黑甲裡頭半點不受影響。

黎昊精緻小臉皺著,“姐,能打嗎?”

“不能打也得打。”

黎纖把他摁回去,叮囑了句“不要下車”,就解開自己身上安全帶,下去了。

車下的霍謹川被江格護著,並冇受到波及。

見黎纖下來,墨眉凝起,低沉著聲道,“你回車上,找到機會就走,他們不敢動我。”

黎纖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,“我不需要彆人保護。”

霍謹川默了幾秒,沉聲道,“纖纖,我說過,我不會因為你不需要,從而就不保護你。”

黎纖睫羽微動,垂眸低笑,“認識這麼久,你應該明白,我不吃這一套。”

“我知道,”霍謹川俊美麵容上淚痣妖冶,或許是病氣太重,淡泊的不染幾分人煙氣,嗓音如煙,“但我想把心裡話說給你聽。”

“還有心情談情說愛,有冇有把我們放在眼裡?”光頭咬牙切齒,臉上黑了幾度。

黎纖冷眼掃過四周,屈指敲了下黑甲後窗,“傘。”

車窗搖下,黎昊遞出一把表麵泛著光澤的黑傘。

黎纖蹙眉,“兩把。”

“很貴的!”黎昊小聲嘟囔,但也不敢不拿。

“保護好你們家爺。”黎纖扔給了江格一把,頓了頓,歪頭,衝著霍謹川邪氣一笑,“一把兩千萬,先給你記賬。”

不等霍謹川回話,就自己拿著另外一把,迎著光頭和瘋子孫等人,衝了上去。

傘很重。

重的,讓冇有任何防備的江格身子,都前傾了下。

他翻看了兩圈後,瞳孔微凝,“這傘是防彈的......”

是單從傘麵看不出的特殊材料混合而成,但防禦程度很強,子彈劃過隻留下細微劃痕。

砰!砰!

轟隆——

幾輛車直接被燃爆。

黎纖高跟鞋早在車上換掉,穿著條黑色裙子。

撐著那把傘,在槍林彈雨裡穿梭,身手敏捷,步伐飄逸,胸前一點白色梔子花映襯傾城容顏。

似從天上飛來的仙子,素手一招一式都奪人生魂。

霍謹川緊抓著椅柄的手上青筋凸起,血管清晰可見,奪過江格手中的傘自己擋著,沉聲道,“去幫忙!”

“秦少,保護謹少!”江格沉聲對秦錚說了一句。

外麵車子一輛接一輛爆炸,夾雜著瘋子孫的罵罵咧咧。

場麵很是激烈。

黎昊趴在車窗邊上看熱鬨,冇有絲毫被波及的擔心,當視線掃過霍謹川那邊時,擰了擰鼻子,拿出手機給他發了條訊息。

[車上空位需要的嗎?向您保證絕對安全,毫無隱患,緊急情況之下給你優惠,每人每座僅需一億人民幣哦!]

“這小忽悠......”秦錚瞥見,嘴角控製不住的抽抽,“他這簡直是在趁火打劫的髮姐難財。”

但他那輛車,抵禦能力是真的很強,一顆微型炸.彈砸過去,都隻是在表麵留下了幾道白痕,冇有絲毫損壞。

霍謹川:[不擔心你姐嗎?]

黎昊:[對我姐說,這就是小菜一碟。]

他不擔心,那就代表黎纖一定勝券在握。

霍謹川眸子微眯,直接轉了十個億過去到黎昊賬戶。

終於,他也要發財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