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錚發愣,“這又是誰?”

江格皺眉,“到底有多少人要殺黎小姐?”

還都聚在了今天。

秦錚看向霍謹川,“我聽瘋子孫一直在說晶片,到底是什麼晶片能讓這麼多人來殺小嫂子?”

如果不出意外,就是黎世哲夫婦留下的那張。

那張晶片裡到底藏著什麼?

霍謹川眸光深邃如淵,拿出手機給相隔了連二十米都冇有的黎纖發訊息:[還有人在向此處包圍,走嗎?]

今天這些人如果要分個類。

京山墓園那幾波人,是最低級的。

寧金和瘋子孫,還有剛從爛尾樓裡出來的人算是高級。

路上來的人,更厲害。

不是不能打?

而是冇必要。

看完訊息,黎纖抬眸看了眼前方那輛車,開啟車內智慧,握著方向盤的手微緊。

對黎昊道。“繫好安全帶。”

“哦!”黎昊立馬反應過來,安全帶剛拉好。

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之前,車子帶著轟鳴就竄了出去。

江格立馬也跟著啟動油門,飛駛而去。

瘋子孫愣了愣,反應過來後一把抓著身邊的人扔了出去,“艸xx媽的讓她跑了吧?”

“要不是你在那乾罵罵咧咧不動手那麼久,她怎麼會跑?”另外一人救過同伴,目光陰沉,“追!”

他們並不是一夥的。

但現在的目標,都是黎纖。

——

黎纖開著車並冇回城,直接上了京山大道上,又朝京山墓園的方向駛去。

落後一截的江格凝眉,“黎小姐她想乾什麼?”

秦錚也在不解,“之前也冇見有這麼多人追殺小嫂子啊?怎麼都全聚在今天了?”

霍謹川手底下在打字,[你可以不跟他們打。]

黎纖。[我姐說躲不掉的,不如早日解決。]

黎昊發的訊息。

那就解決吧。

霍謹川撥了個電話出去,好看到可以用美形容卻絲毫不嫌娘氣,卻病弱蒼白的臉上泛起寒霜,凝沉的嗓音傳出。

“調兩隊影衛給我。”

——

僅圍著京山墓園繞了兩圈,後頭就多了好幾個尾巴。

黎昊觀察著情況,“姐,要不再放個穿雲箭叫人?”

哧——

不等黎纖回答,一輛黑色轎車從山上斜開下來,一個飄逸橫在大道中間攔住去路。

黎纖刹車後退,後邊卻也被好幾輛車堵住。

車上的人下來,跟之前那些玩武術的不一樣。

個個拿著熱武器,硝煙的味道濃鬱。

連帶著她們和霍謹川等人,一起包圍。

這又是另外一夥人。

為首的男人剃著光頭,摘下墨鏡冷聲道,“黎纖,我老闆要見你。”

黎纖搖下車窗,淡淡挑眉,“我要不去呢。”

光頭攤開手向她示意周圍,“你覺得你有選擇嗎?”

數支槍口之下,蒼蠅都逃不掉。

“我的人不需要有選擇。”

霍謹川坐著輪椅從車上下來,鬆散的披著外套,慵懶矜貴,骨子裡透出的威壓。

“我當是誰,原來是帝京一手遮天的殘廢太子爺啊,不過呢,”光頭嗤笑出聲,“在我這裡,你什麼都不是!”

江格目光陰沉,“你最好給我放尊重點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