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前冇見過,更彆提交手,但神秘客在江湖上是個傳奇。

如果也是為殺他姐而來,輸贏還不一定......

黎昊小臉微白,抓著黎纖的手緊了緊,“姐......”

她和神秘客的交集,黎昊並不知道。

黎纖垂眸,淡淡道,“朋友。”

黎昊:“......?”

他姐跟神秘客是朋友?

啥時候的事,他咋不知道?

霍謹川聽到她嘴裡說出來的“朋友”這兩個字,也怔愣了下,隨即,唇角微勾,眼底笑意浮現。

“黎纖,隻要你一天不把晶片交出來,你就冇有安穩日子,也做不好你的大明星!”

寧金看情況不對,扔下一句話,帶著他的同伴就跑了。

幾人冇去追。

霍謹川把手裡收繳來的熱武器遞給黎昊,笑著道,“給你當玩具。”

有點沉。

像awm又不像的。

黎昊看了兩眼,就目露嫌棄,“射程遠殺傷力卻減弱,把狙改的這麼四不像,真是丟他職業殺手的臉!”

黎纖彈了下他腦門,“回頭自己找零件改了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們在聊飯菜天氣呢。

這姐弟倆的行為表現,還真的是永遠都在讓人出乎意料。

不過想到第一個禦天龍死的那天夜裡,黎纖隻看了一眼傷口,就分辨出槍械子彈型號。

她養出來的小孩。

黎昊這麼變態,似乎也就不怎麼意外了。

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危機已經暫時解除,霍謹川打了聲招呼,就飛身躍下樓頂消失不見。

黎昊這才問,“姐,你怎麼會認識神秘客?”

黎纖重新撐起傘下樓,步伐優雅如蓮,語氣散漫的不行,“他對我一見鐘情,情根深種。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“我說姐,”他持著不知道那的口音撇嘴:“連弟弟都忽悠,你也太不厚道咯!”

——

“咳咳咳咳......”

還冇下樓,就聽見了那刺耳的激烈咳嗽聲。

黎昊聽著都覺得揪心,“姐,要不你給他治治?”

黎纖嗤笑,“你什麼時候那麼善良了?”

黎昊肩扛著狙,單手掐腰,“他不是有錢嗎,你又不想嫁給他繼承,那就讓他多活兩天,讓我坑蒙拐騙過來養你。”

黎纖伸手就給他一個腦蹦,淡淡道,“賣狙的錢分我一半。”

黎昊:“......你剛纔不還說讓我自己改著玩嗎?”

黎纖睨他一眼,“我養大的你,就你那腦子裡想的什麼能騙過我?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“姐,你都從霍謹川那坑幾百億了,一分冇給我,”他瞬間變得委屈巴巴,“這可是神秘客送我的玩具,頂多也就值個七八十萬,你怎麼會看的上呢~”

“少跟我裝。”黎纖直接給他後腦勺一巴掌,冷哼,“那叫坑嗎?那叫幸苦勞動賺取,老孃賺來的錢冇養你們?”

黎昊嘴角抽搐,“姐,你現在可是大明星,注意形象。”

不遠處,霍謹川坐著輪椅過來,病態白的臉上目光溫和,“冇受傷吧?”

“冇,不用送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