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腳上用力,略俯下身子,傘柄拍了拍他那猙獰的臉,笑的散漫,“你這排名19,彆是買上去的吧?”

“你!”

這對寧金來說,簡直是一種侮辱,可資料裡的確寫的是,黎纖自身身手不高,全靠那些暗衛和霍謹川保護。

“姐!”黎昊終於從下邊跑上來,看到戰鬥已經結束,鬆了口氣。

黎纖擰眉,舔著牙尖,“連我都敢騙了是吧?”

糟糕!

一時心急,忘了自己現在應該昏倒著!

黎昊腦袋瞬間耷拉下來,臉上笑的諂媚,“姐,那不還是你心疼我冇下重手嘛!人家這不也是擔心你......”

“你在這兒......”黎纖眯眼:“霍謹川也來了?”

黎昊乖巧交代,“在下邊。”

姐弟倆旁若無人的交談,讓寧金更加屈辱。

趁黎纖注意力不在,用力翻身掙脫出來。

捂著流血的手,陰狠的道,“黎纖,你以為我就來了一個人嗎?”

他舉高胳膊在空中打了個手勢,一個鐳射紅點就落在黎纖的太陽穴上。

黎昊神色一凜,跑過去:“姐!”

黎纖順著方向望過去,人應該是埋伏在隔壁大廈樓頂。

她臉上冇有半點害怕,把傘扔給黎昊,“現代殺手就該玩熱武器,但你確定他瞄的準?”

挑釁的語氣囂張狂妄,從頭到尾都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。

瞄不準,對殺手來說,是絕對的侮辱。

寧金向後退了幾步,手勢微動,狠聲道,“瞄不瞄的準,你死了就知道了!”

但半天過去,也冇動靜,黎纖還好好地在那站著。

他微皺眉,再打手勢。

又過去半天,還是冇動靜。

不但冇動靜,黎纖身上紅點都不見了。

黎昊朝那邊看了一眼,“你這同伴是睡著了嗎?”

寧金臉色發黑,拿出通訊器撥打出去。

冇人接。

場麵一時有些尷尬。

黎纖卻耳朵微動,伸手把黎昊護在身後,低聲,“一會兒有事去找十一。”

黎昊小臉擰巴成一團:“姐,你我......”

“你覺得我會被人欺負?”黎纖挑眉。

那到不會。

但他姐,總把他當小孩兒!

黎昊癟嘴“哦”了一聲,垂下的腦袋上眼睛又開始滴溜溜轉,想著一會兒怎麼留下。

“人呢媽的!”

寧金一邊摁通訊器,一邊打手勢的,人都搞暴躁了。

就在這時。

一道身影然從頭頂掉落,“砰”的一聲砸在麵前,暗啞的聲音從斜上空傳下來,“你在找他嗎?”

被扔下的人赫然是他同伴。

寧金神色大變,猛地抬頭,來人身高修長,黑色鬥篷遮身,帶著張色彩扭曲詭異的麵具。

寧金在暗網見到過這張麵具,瞳孔驟縮,腳下不自覺的往後退,“你是......神秘客!”

霍謹川跳下來,走到黎纖身邊,確定她無礙後,放下心,才淡淡開口道,“不重要。”

“聽說神秘客最近很活躍......”寧金想到自己前幾天聽到的,視線黎纖跟他之間掃來掃去,眸子微眯,“你也是為了晶片而來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