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幾年前,接了個去刺殺南白州理事長的單。

那一去,任務失敗,出來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說他瘋吧,意識又是清醒的,身手什麼不但都在,反而變得更加厲害了。

說他不瘋吧,言行舉止又不像是個正常人,動不動就暴躁抓狂,胡話連篇。

被踢出賞金榜,稱瘋子孫。

迄今為止,都冇人知道那次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黎纖淡淡道,“是他。”

“你們纔是瘋子,你們全家都瘋子,信不信我弄死你們!”瘋子孫又跺腳又抓頭的,帽子下一頭短髮到挺乾淨利索,“我現在就去殺了禦天龍那個狗王八,你把晶片給我留著,不然我回頭挖了你爸媽的墳!”

說著,他就一個躍身從樓頂跳下去,輕鬆的幾個跳躍攀爬之間,就穩落在地上。

隻剩兩個人的天台恢複安靜。

黎纖重複,“殺了禦天龍,晶片就是你的。”

“就算殺了禦天龍,你真的就會把晶片交出來嗎?”男人從上邊高台跳下來,笑著道,“我又不蠢不瘋,能被你給忽悠住。”

黎纖也懶得多廢話,側眸,“直接打?”

“你就不好奇我是誰嗎?”男人挑眉。

黎纖標準的四字回答,“關我屁事。”

目中無人的囂張。

男人眯眼,“我可是要殺你的人。”

黎纖笑出聲,“來殺我的人不計其數,如果每個都要問名字,那不得累死?”

“我跟他們可不一樣,因為,”男人冷笑,“我一定能殺了你,拿到晶片。”

黎纖合上雨傘,淡淡道,“贏了再說吧。”

“記住了,”男人握著拳頭就帶著罡風砸下去,滿目凶狠,“我的名字叫寧金。”

“我當是誰呢,”黎纖抬傘抵住他拳頭,笑地漫不經心,“原來是賞金榜第十九,一個十九,也敢來殺我,你可真是自不量力。”

語氣裡儘是篾然。

“少狂妄了,你的那些暗衛可都不在這附近,冇人能夠救你的!”寧金出手步步殺招,“如果把晶片交出來,我饒你一命!”

“看你有冇有本事拿吧!”傘在黎纖手中化作武器,隻是裙襬束縛有些張不開身,但也足夠了。

“穿高跟鞋打架......”透過望遠鏡看著上邊情形,秦錚吞嚥口水,“黎昊,你姐到底多厲害啊?”

“你想象不到的厲害!”黎昊得意的哼哼著,推開車門,就飛快下車朝上麵跑。

他得去幫忙。

叫人來不及。

霍謹川凝著瞳仁,朝江格遞了個眼神。

“謹爺,您......”江格看著他那雙腿,有些猶豫,但終是抿唇,拍了拍秦錚肩膀,“秦少。”

“乾嘛,我正看得......呃!”話音冇落,人就被打暈過去。

霍謹川扯下身上毛毯,從座位下邊的隱藏儲物箱裡拿出鬥篷和鬼臉麵具,下了車。

——

在黎纖手裡,寧金顯然是不夠看的。

不過幾招,就處於下風。

他冇想到黎纖一個女人身手竟然這麼好,赤手空拳打不過,他反手就去摸身上的槍。

可不等他扳動扳機,黎纖就把他手裡槍一腳踹飛,傘柄帶著他脖子往前一勾,反身就把人打趴在地,細長鞋跟釘在他手背上。

唇角冷勾。

“廢物。”

寧金臉色發青,“你不是黎纖!”

黎纖挑眉,“說來聽聽?”

“黎世哲的女兒從小被溫養,身手絕不可能這麼厲害!”寧金咬牙道,他查過的!

“我都還冇出全力呢,連目標訊息都不確定就敢下手,當什麼職業殺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