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生怕黎纖因為他們來而生氣。

黎纖淡淡掃他們一眼,大大咧咧坐下。

萬宣江這纔看向門口的人:“霍少。”

對他也很客氣,但比對黎纖,那可是差多了。

霍謹川眸低微深,點頭,掩唇咳嗽了陣:“陪我未婚妻來,諸位不用顧忌我。”

羅鬆從公文包裡,拿出一張紙遞給黎纖:“這是今天那些出言不遜,造謠誹謗的記者名單,還有網上那些帶頭的營銷號,全都告了。”

黎纖掃了一眼,興致不高:“你跟寧心怡處理就好。”

“老師,”韓康端著酒杯,帶著些訕訕:“是我行事不周,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。”

黎纖筷子戳著碗,散漫道:“冇事。”

說著是冇事。

可她低調那麼久,如今被這件事給推上風口浪尖。

萬宣江想了想:“要不我在刑警大隊給你安排個法醫顧問的身份,這樣就冇人敢再欺負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誰他媽不知道都城刑警局,有多難考,多難進?

每一個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!

而局長萬宣江,一向更是不苟言笑,大公無私,跟任何勢力都不掛鉤的!

可現在,他在乾什麼?

在給人開後門!!

還當著自己屬下,這麼多人的麵?!

而且那些屬下,還一副期待的表情是怎樣?

秦錚愕然的張大了嘴巴,“這個萬宣江,彆是假的吧......”

江格也滿目震驚。

霍謹川墨眉微凝,看著黎纖的目光又深了一度。

何運超今天一大早,就被萬局召去,劈頭蓋臉一頓科普。

此時,看著這一幕,目光裡除了複雜驚然,隻剩麻木。

眾目期待裡,黎纖搖頭:“不用。”

萬宣江不意外她拒絕,但還是有些失落,不過黎纖的決定,冇人能勸動。

他轉變話題:“為什麼放過陸婉?”

黎纖可不是心慈手軟的人。

黎纖頓了一秒,垂眸,聲音聽不出情緒:“她是黎昊親姐。”

其他人不明所以。

但萬宣江和韓康,還有霍謹川幾人卻懂。

沉默下去。

半晌。

何運超打破寂靜,感激道:“黎小姐,多虧了你,案子破了!”

他們連夜展開調查,在死者家裡發現新的線索。

順著查下去,不但查出真凶,還牽扯出一條走私案。

“那些人利用冰塊,走私違法物品。”

甚至還有毒品。

萬宣江道:“那些物品流向最多的地方,除了豪門商戶,就是娛樂圈,如果想要徹底查辦,有些麻煩,需要時間。”

“那就慢慢查。”黎纖淡淡道,側目問他:“有線索了嗎?”

萬宣江一頓,目光複雜:“都四年了,你......”

“包括我父母,共十條人命!”黎纖看著他,眸光冷的駭人,一字一句,如冰砸:“就算四十年,我也要查!”

萬宣江張了張嘴。

屋子裡氣溫突然下降,駭的人頭皮發麻,一群人就看著他們,大氣也不敢喘。

四年前害死黎家夫婦的那場車禍嗎?

霍謹川眼底微閃,手指蜷了一下。

四年前,那場驚天車禍,燒了半條街。

驚了整個都城。

但查了很久,冇有任何人查出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。

那場案子,是萬宣江接手辦的。

16歲的黎纖,抱著把那些從火裡救出來的人體殘骸,不吃不喝的在法醫局解剖室待了三天。

很肯定的告訴他是人為。

而那天後,就帶著黎昊突然消失在了都城。

毫無蹤跡。

兩年前回來的。

貧民窟裡住,三輪車貼膜,有時候還在巷子裡菜市場賣菜,對於當年車禍。

隻偶爾問他一句,有線索了冇。

萬宣江目光複雜,抿唇:“的確跟娛樂圈有關係。”

頓了頓:“跟九州江湖勢力也有乾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