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一把黎昊抱過來,放在霍謹川車上,帶著楚螢一起,轉身就不見了蹤影。

黎纖上了黑甲,疾駛而去。

秦錚好奇,“小嫂子一個人,她乾嘛去?”

“打架。”

霍謹川眼眸閃爍,正想說什麼,就聽身後車上傳來回答。

看著趴在車窗上的黎昊,秦錚愣了愣,“你不是被你姐給打......”

黎昊目露鄙夷,“我又不是真傻子。”

“......所以你是裝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......”

他們還能說什麼,隻能說這姐弟倆真會玩兒。

霍謹川眯了眯眼,“你說你姐去打架?”

“在我們來之前,有人來看過我爸媽。”如果不出意外,姐姐去找的就是那個人,黎昊大眼睛滴溜溜轉著,語氣蠱惑,“霍謹川,你想不想知道我姐跟誰打架?”

他晃了晃左腕上一個很精細的黑色手錶,“我有黑甲定位哦~”

霍謹川輕笑,“我看你是想順我的車,還想讓我背鍋吧。”

“怎麼可能,我隻是個小孩兒,小孩子能有什麼壞心眼呢?”被戳穿心思,黎昊一點都不心虛。

語氣明晃晃的忽悠,秦錚翻了個白眼。“全天下小孩兒加起來,估計都冇你心眼多。”

黎昊不理他,看了眼手錶上和黑甲相連的係統定位越來越遠,有些著急的問霍謹川,“你就說你去不去,馬上就駛出範圍了......”

霍謹川朝江格示意,“開車。”

——

細雨渺渺,整個帝京都被籠罩在一片濛濛霧氣裡。

黑色的車型猶如子彈穿梭在街道上,停在荒郊一座,外邊爬滿青藤甚至還開著鮮花的爛尾樓裡,一片破敗清冷。

黎纖撐著傘走進去,高跟鞋的聲音傳出很遠,像在敲鐘,一下一下的敲在人心頭。

高處的人俯視著上樓的她,露出一抹陰森笑意,“你果然來了。”

黎纖頭也冇抬,腳步不停。“你要的不就是我來。”

“你真的聰明。”

“那兩盆蓬萊鬆上,有你那令人噁心的氣味。”

“你才令人噁心!”男人頓時有些氣急敗壞,狠厲道,“黎纖你今天不把晶片給我,我就讓你下去陪他們!”

“我可以給你,”黎纖終於上完所有台階,停在他三米開外,傘柄高撐,笑的散漫,“但你要先幫我做件事。”

“做你x!現在是我在威脅你,你的命在我手裡!”男人有些抓狂的破口大罵。“那兩盆蓬萊鬆,花了老子五百塊,你還在這兒利用我,你噁心!你才噁心!你快把晶片給我,不然我馬上就弄死你!”

混亂的語句,和那走來走去,揮舞雙手的動作,看起來也不像個正常人。

像個瘋子。

黎纖渾不在意,站在樓頂邊緣,眺望著遠處雨霧中的迷離帝京,淡淡開口。“殺了禦天龍,真正的禦天龍。”

“殺他?他掌握著高科技,無數替身,住處防備森嚴,跑去殺他,你有病還是我有病?”

“隻有我知道晶片在哪,殺了他我就給你。”

“不如我去殺,你把晶片給我,如何?”

兩人正交談著,旁邊高這邊一米的平台上突然又出現一人,身姿挺拔五官俊朗。

“你xx媽從哪冒出來的?你xx媽算哪根蔥?”男人一愣,張口就罵:“先來後到你不懂嗎,老子先來的,晶片是老子的!”

上邊的人定睛打量他幾秒,從他的行動判斷著,看向黎纖:“他是瘋子孫?”

瘋子孫。

真名叫孫強,道上一個很厲害的職業殺手。

地下盟賞金榜上,曾經排行前十的殺手。

是個人狠話不多的正常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