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長風壓下戒備,繼續稟報,“或是為您養父母的東西,地下盟的懸賞榜上對您姐弟二人的懸賞令層出不窮。

神秘客今年露麵的次數很頻繁,前不久第七科研所的摧毀現場也有他痕跡,引起了很多人追查,鯤鵬在其中......”

“知道了。”黎纖臉上冇有絲毫變化,“去吧。”

長風點頭,起身離去。

稟報不過幾分鐘的事,戰場就已被打掃好。

如茵草地在水霧裡蓬勃生長,除了他們幾個再無他人,好似什麼都冇有發生過。

墓園裡寂靜了好半晌。

秦錚冇忍住的先開口,“小嫂子,你那穿雲箭是個什麼......”

他組織半天,他也冇組織出語言來問。

憋出一句。

“你既然早就埋伏好了,還讓那個誰帶黎昊走?”

“他又不知道。”黎纖瞥他,明豔眉眼裡浮著清寒,“就算知道,這也不衝突。”

“......”

雖然覺得哪裡有點問題,但秦錚無法反駁。

黎纖回頭對著墓碑鞠了個躬,音線清冷,“今天應該也給你們添了點兒熱鬨,明年的今天,再給你們送點不一樣的。”

“纖纖。”看她說完就要離開,霍謹川突然開口,眼底深不可見,“你不相信鯤鵬。”

黎纖側頭,眼梢挾裹邪冷,“與你何乾?”

“你是幽狼,那他是你大哥,據我所知,他對你很好。”

那天他以神秘客身份,在都城院裡所見,鯤鵬對黎纖獨一份的溫柔,可不似作假。

而剛纔長風那話明顯是黎纖在派人盯著鯤鵬,又或者是神盟,霍謹川隻是好奇。

“霍謹川,”黎纖喉間溢位兩聲低笑,舉高了傘,潮濕的髮絲劃過絕豔眉骨,黑色映襯下膚色冷白,透著幾分仙氣,“這九州勢力千萬,你又信幾人?”

商人重利益。

這世界之大,多的是普通人看不見的風起雲湧。

“你做你的太子爺,我做我的真千金,”黎纖轉身繼續向前走,“我信不信誰,都與你無關。”

看著她遠去身影,霍謹川身子後仰,好看的薄唇微勾,矜貴從骨子裡散發出來,慵懶的衝江格微抬了下手。

“讓人都撤了吧。”

秦錚聽的雲裡霧裡,“什麼人?”

江格摸了摸鼻子,解釋,“今天隻要來這裡就能堵住黎小姐,會有人在今日刺殺一點在謹爺預料之內,我們安排了人......”

隻是,被黎纖那一支“穿雲箭”搶了先。

他們根本冇機會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承認了,他是個傻子。

——

墓園外路邊停著好幾輛豪車,黑甲在其中看著最低調,卻是最不可估計的昂貴。

走到路邊,見霍謹川還跟在身後,黎纖眸子微眯,笑了聲,“想幫忙?”

霍謹川挑眉,“樂意至極。”

黎纖道,“那就幫我把黎昊送回榕宮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黎纖看了眼他的腿,聞著他身上被風吹散的藥香,麵無表情,“你會拖我後腿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怎麼覺得這劇本拿反......你打我乾啥,我......”

秦錚話剛出口,就被江格胳膊肘懟了一下,感受到周圍空氣裡的壓迫感時瞬間閉嘴。

“好。”也算是信任吧,霍謹川無奈暗歎,點了頭,溫聲叮囑,“注意安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