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錚想起當初在西沙的時候,頓時嘴角抽抽,飛快掏手機,“我叫人。”

“等你叫人,霍謹川估計已經被切片了。”

黎纖淡淡一笑,胳膊一抖,裙袖中藏著的細長信號煙,就滑落在手中,在指尖撚了撚,微偏腦袋看他們。

一挑眉,笑的邪佞。

“見過穿雲箭嗎?”

“啥?”

秦錚一愣,攻擊已到近前,顧不得多問,他把定位發出去,就迎麵而上。

咻——

嘭!

引線被拉開,一朵似彼岸又非彼岸的紅色煙花在上空綻開,讓所有人都微怔。

“死到臨頭了,還放煙花,”一人冷笑,“黎小姐害真是有雅緻。”

黎纖閃身後退,腳尖一勾,地上黑傘便到手中,撐著立在墓碑前,唇角勾起邪肆張狂的弧度,字元輕吐,“看你身後。”

身穿黑色勁裝的蒙麪人從四麵八方而來,瞬間把這片墓園裡所有人都給包圍。

“臥槽!”

秦錚飛快退到霍謹川身邊,看了眼煙花已經消失的天空,瞪大眼睛滿目愕然,“這他媽就是傳說中的一支穿雲箭,千軍萬馬來相見?”

霍謹川瞳仁微凝,緊繃的身子放鬆下來。

“啊!”

場上慘叫聲連連,江格和楚螢也都回來。

“呸,垃圾。”楚螢用雨水搓著手上汙漬。

彆人打架都是用武功招數,她打架完全是靠蠻力。

不管對方比她高大多少,都絲毫不費力氣的舉起來,拎著人腰就往外砸。

秦錚嘴角又扯,覺得黎纖能製服她一定很不容易。

那些殺手瞬間就落了下風。

領頭人目光陰沉的看著黎纖,“你使詐!”

黎纖歪頭,明眸璀璨:“你們埋伏我的時候就冇想到,我也會埋伏你們嗎?”

今天這個日子,雖然很多人不知道,卻也不是什麼秘密,隻要來京山墓園,就一定能找到她。

“撤!”

那些人看情況不對想跑,但根本冇有機會。

劍刃劃過,猩紅綻放於青草地上。

瞬間又被雨水沖刷。

一場刺殺,被她反客為主。

不出半小時,就被解決乾淨。

一容貌端正的男人,帶著一群黑衣人在雨中席地而跪,雙手抱拳,恭敬的聲音響徹整片墓園。

“參見少主!”

這陣仗......

多少有那麼一點點嚇人。

秦錚看的口乾舌燥,又問出那個,不知道已經問了多少遍的問題。

“小嫂子......到底啥來頭兒?”

現在就算打死他,他都不會再信黎纖真是從小在貧民窟,靠著擺攤賣菜貼膜長大的!

這些人服飾統一,身手狠厲,是個訓練有素的組織。

霍謹川眸子深凝,看向黎纖的眼神裡探究更深。

黎纖撐著傘向前一步,淡淡頷首,“清掃。”

“是。”長風抬手向身後人示意,自己冇動,彙報著這些殺手的來曆,“啟源總部,鬼霧門,西北邊界,地下盟等。”

說到這裡,他沉眸從霍謹川等人身上掃過。

欲言又止。

黎纖抬了下傘,“講。”

冇有要避著他們幾人的意思。

霍謹川眼底輕閃。

這算是黎纖對他的接納,和信任了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