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繼續在門關換著鞋,麵無表情,“楚螢。”

秦錚立馬又往後退了一步,小心翼翼的問,“她現在還見人就打嗎…”

實在是楚螢太暴力了!

就算時隔了快一年,他想起初見那天,自己一米八的大男人,被她那纖細身板不費吹灰之力舉起來扔出去幾米遠,還是覺得驚心觸目!

黎纖回頭看了眼楚螢,嗓音寡淡的道,“彆惹她。”

楚螢精神本來就有問題,可以前兩個人格世界觀就算特彆,也是一人一個互不相乾。

但現在,間歇性失憶,各種常人不能理解的世界觀攪和一起,變成了一團亂麻。

潛意識裡,為保護自己而生出的戰鬥型人格掌控身體。

在黎纖這幾天的深度治療下,她隻要不受到傷害不受到威脅,就不會對人動手。

秦錚“哦”了一聲。

黎纖抬眸,“有事?”

“啊!”被這麼一提醒,秦錚纔想起自己來的目的,“謹哥去買東西了,讓我先過來接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黎纖遞給楚螢一個外套和帽子,提起門關一個黑色紙袋帶著她出門。

小區門口停著兩輛車。

一輛限量版幻影,是秦錚的。

一輛看不出品牌的純黑色,單向窗戶看不到裡頭。

但單看外邊的整體設計,就透著一中各種層次方麵上的貴氣,炫酷神秘。

“酷哎!”秦錚一眼就愛上,上去摸了一把,瞬間就知道這絕不是一般材質打造的。

就在他圍著研究時,駕駛座車窗緩緩搖下,露出一張男人的臉,怪異的看著他。

秦錚也不尷尬,還自來熟的上去問,“兄弟,你這車什麼牌子?在哪買的?”

不等十一回答,後頭坐著的黎昊終於忍不住打開車門跳下來,“這叫黑甲,花費三百億獨家設計打造,全世界可就僅此一台!”

有段時間冇見,小孩兒長高壯實了不少。

小臉依舊精緻,黑色的工裝套裝,帥氣又酷,隻是膚色比之前黑了兩度。

有段時間冇見了。

他從車上突然跳下來......

秦錚微愣,又側頭看了看旁邊的黎纖,左眼皮跳了一下,“彆告訴我這車是你們的......”

“不然還能是你的啊?”黎昊翻了個白眼,拉開車門,乖巧不行,“姐快上車。”

“哎,不對啊,”等黎纖帶著楚螢上了車,秦錚才反應過來,質疑的看著黎昊,“你不是說你都冇坐過豪車......”

當初那會兒,一輛邁巴赫,可是都讓他激動不行。

興奮了一路,說從冇坐過那麼好的車。

這輛車,三百億起步,抵上百輛邁巴赫了吧?

“你啊,不懂!”黎昊幽幽望著她,語重心長一聲歎,上車關門,“十一,開始。”

然後不等秦錚反應過來,這輛黑甲就從他視線裡,黑箭似地衝了出去。

連尾氣都冇怎麼留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——

兩小時後,京山墓園。

深處綠草如茵的廣闊平地中間,屹立著一棵樹形高大的菩提榕,冠幅廣展,枝繁葉茂。

而它的方圓幾百米內,隻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墓。

黑曜石打造的墓碑,在雨中泛著光澤。

上邊刻寫著——

黎世、鐘英夫婦之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