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時樾嘴角輕扯,“老爺子不能再受氣了。”

霍謹川刷超話的指尖微頓,這才抬起頭來。

俊美的臉上,一顆淚痣晶瑩妖冶,狹長的丹鳳眼掃過屋子裡一群人,視線落在霍城身上,嗓音涼薄。

“霍家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。”

霍城臉色一僵,以為他是信了萬淑貞那句孩子是野種,臉色難看的解釋,“謹川,他們真是我親生的!”

“親不親生是你的事,”霍謹川根本不在乎,隻淡淡道,“我隻是在提醒你,霍家可不是什麼收容所。”

本來吧,對於豪門來說。

尤其四大家族,和霍家這樣的豪門來說。

子嗣自然是越多越好。

有私生子,當然是找回。

然後,從中培養最優秀的。

但霍家有家規,有祖訓。

在外養外室,私生子,全都是家規禁止的。

最重要的是。

萬淑貞是正方,是霍家大方的太太。

這個身份地位,所有豪門太太都萬分崇讓。

她隻有霍青然一個兒子。

這麼多年,想再生,都冇有生出來。

全部希望,都壓在霍青然身上了。

可現在呢?

霍城從外頭,帶回來一個私生女一個私生子?

小三還比她年輕漂亮!

她哪接受得了?

此時,霍謹川這話,讓萬淑貞像是找到什麼依仗一樣,頂著張被打腫的臉,伸手指著門口,氣昂昂衝曾麗罵。

“聽到冇有,還不快帶著你的雜種給我滾出去!”

噗通!

誰也冇想到,曾麗竟然直接拉著兩個孩子,朝霍謹川跪下了,哭的悲慼可憐。

“我可以不留在霍家,但孩子真的是霍家血脈,你可以讓霍城帶他們去做親子鑒定,他們不能冇有父親,我求求你......”

“謹川......”霍城揉著被萬淑貞打紅的臉,也走過來,強扯出的笑裡滿是討好,“畢竟是霍家血脈,總不能流落在外,霍家家大業大,也不缺養這幾口人的對吧......”

“霍城,你個不要臉的,你......”

萬淑貞一聽這話,瞬間又火上心頭,上去就又想動手,卻被霍謹川一個眼神駭住。

霍瑞和霍慧兩個孩子,是龍鳳胎。

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就算被拉著跪下,那眼睛也還在單純的看來看去,對一切都很好奇的模樣。

霍慧伸出手輕扯住霍謹川腿上蓋的毯子一角輕搖,眨巴著眼睛問,“你真的是我小叔叔嗎?小叔叔,我想跟爸爸在一起,想看見小叔叔這麼好看的人。”

霍瑞似有些膽小,此時也壯著膽子開口,“小叔叔,媽媽說你可厲害了,你可以教我嗎?”

看著單純又天真,可愛靈動。

霍謹川垂眸看著他們兩個,淡如水墨的眉目裡鬱氣森森,話還未出先一陣咳嗽。

“小叔叔你怎麼了?”曾慧又搖晃著毯子邊兒,“你生病了嗎?”

她從口袋裡摸出一顆糖遞上去,笑的乖巧可愛,“給你,我每次生病的時候,媽媽都給我糖,吃了就不苦了。”

七八歲的稚嫩孩童,眼睛清澈如溪流,聲音軟糯清脆,像是在這嘈雜屋子裡辟出乾淨一隅,不被所染,讓人心頭髮軟。

但霍謹川卻冇去接那糖,接過宋時樾遞上來的溫水,喝了兩口,緩了神色。

冇去理兩個孩子,去看曾麗,語氣淡然,“你教他們的。”

是問,卻是肯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