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靜了片刻。

“開什麼玩笑,冇犯法,能讓萬局親自帶這麼多人來?”

“就是啊。”

“昨天晚上,”韓康接過喇叭,聲音洪亮渾厚:“是我請黎纖去司法局幫忙驗屍的。”

“驗什麼?驗屍?”

“黎纖會驗屍?韓法醫你開什麼玩笑?”

所有人目露震驚,冇有一個相信的。

陸盛海和周曼四目相對,皆是震驚,瞳孔凝著,不可置信:“韓法醫,你們搞錯了吧?”

陸婉扣緊了手指。

何超運繼續道:“今天我們來這就是要澄清,黎小姐昨晚跟刑警隊在一起,是作為法醫被請進司法局的,而非被犯事被抓!”

“在什麼都不清楚的情況下,單憑幾張圖就對當事人各種辱罵,人身攻擊,進行誹謗!”羅鬆也走出來,接過何運超手裡喇叭,沉聲道:“造謠無成本,但法律會讓你們知道代價!”

一個刑警總局長,一個刑警大隊長。

一個從無一敗,卻從不幫娛樂圈打官司的律師。

一個法醫界泰鬥,

都城這三界的頂尖大佬,今天出現在這,不是為了抓黎纖,而是為她洗白?

搞什麼?

搞魔幻世界?

寂靜!

死寂!

天橋上下上千人,包括直播鏡頭裡數萬人,此時全都鴉雀無聲,目光驚愕的盯著黎纖。

法醫?

黎纖怎麼可能會是法醫?

她明明就是貧民窟裡的一隻野老鼠!

陸婉臉色煞白,滿腦子的絕不可能。

秦錚也被這場麵驚住,手上一用力,耳釘都差點扯下來。

江格滿目錯愕:“能讓萬局親自出麵澄清......”

霍謹川眸光深著,凝成了墨。

死寂裡,萬宣江看向黎纖,語氣客氣:“視頻是狗仔拍的,賣給了陸婉。”

那些還冇回神的記者,此時又被這話驚住。

陸婉臉上一白。

陸盛海和周曼回神:“萬局,你話可不能亂說!”

萬宣江睨他們,棱角分明的製服在太陽下散發威嚴,音色堅鏘:“我說出的每句話做的每件事,都對得起我身上這身衣服!”

周曼聲音拔高:“婉婉?”

“我冇有!不是我!”陸婉踉蹌後退,小臉蒼白,眼睛泛紅:“肯定是有人嫁禍我的!”

“萬局,”周曼抿唇:“我們婉婉一向單純善良,絕不可能會乾出這種事情的!”

“娛樂圈有單純的人嗎?”秦錚這句是咕噥,聲音卻所有人都聽得見。

江格認真思索片刻:“可能是反向單純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有人想笑,但不敢。

萬宣江根本不搭理他們,隻看著黎纖:“你覺得?”

彷彿她怎麼說,他就怎麼做的態度。

黎纖翹著腿,胳膊撐在板車上,單手托腮,挾裹清冷的眉目掃過陸盛海幾人。

周曼把陸婉護在身後:“纖纖,婉婉是你妹妹,她怎麼可能會害你?”

陸盛海也回神,目光陰沉:“萬局,我不質疑你,但我相信我自己的女兒!”

“黎纖也是你的親女兒吧?”韓康突然問他。

陸盛海下意識道:“是。”

韓康冷笑:“怎麼也不見你相信她?”

陸盛海臉色一青。

陸婉抓住周曼,小聲的哭:“媽,我冇有......”

周曼握著她的手安慰:“我們要請律師!”

羅鬆看過來,淡淡道:“我就是律師。”

“......”

他是律師,但他是黎纖的律師!

可他往那一站,律師界根本就冇人敢跟他對上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