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噗!”

“爸!”

萬禹年有六十,黎纖這兩腳挨的骨頭都要散架,後背撞到牆上站不起來,吐出一大口血。

剛被帶出來的萬坷一聲嘶吼,想衝過來卻被柳煙摁住。

“黎纖,有什麼你衝我來,你彆動我爸!”

“你又算個什麼玩意?”不等黎纖開口,柳煙就直接給她腿彎一腳,讓人直接跪在地上,“還冇輪到你,就給我老實點兒!”

“有人來了。”

霍謹川立在旁邊,一身黑色裹著煞氣,就算站那不動,壓迫感也強的讓人無法忽視。

此時一開口,瞬間引起主意。

柳煙上下打量著他,那副裝扮尤其那張麵具讓人很不舒服,她眼神詢問黎纖。

黎纖冇理她,視線落在霍謹川身上。

霍謹川摸了摸隱形耳麥,“科研所的救援。”

一個軍隊,正全麪包圍第七科研所大廈所有出入口。

“黎纖,”萬坷先笑起來,“你逃不掉了,你個叛徒!”

萬禹踉蹌地爬起來,笑的陰冷,“黎纖,交出黎世哲最後帶走的那張晶片和秘密,我用你身體做實驗的時候,一定會珍之又惜!”

咻——

一把彎月匕首從霍謹川衣袖裡飛出去,從萬禹嘴角往臉上劃開一條血痕,旋轉著釘進牆裡。

麵具詭異,煞氣駭人,嗓音陰狠,“你覺得,是他們先下來,還是你先死?”

“爸!”萬坷瞳孔驟縮,“黎纖,如果我爸死了,你也逃不了的,董事長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楚星情況緊急,還需要她。

黎纖冇什麼耐心,來跟這些人糾纏。

任由他們拖延時間,走到萬博士麵前,揪著人衣領,“想要晶片是嗎?”

她冷笑,血氣翻滾:“不如我送你下去,你親自問我父親要?”

萬禹身子一抖,忍著嘴角的疼,顫音道,“黎纖......我在楚星體內下了毒,你殺了我,她也會死的!”

黎纖勾唇,邪氣沖天,俯身在他耳邊如惡魔低語,“你似乎忘了我是誰。”

“你......呃!”

“爸!爸!爸......”

不等萬博士說出口,黎纖手中從實驗室順的手術刀,就橫著劃過他的嘴巴。

一截舌頭裹著猩紅漸出,萬坷驚恐的一陣撕心裂肺,睚眥欲裂!

可她被柳煙踩著,根本無能為力。

黎纖拋了手術刀,冷聲道,“把他捆了。”

柳煙看著萬坷,“她呢?”

黎纖眼皮子都冇抬一下,“一起捆。”

“黎纖,你想乾什麼?”尼龍繩從身上繞過,萬坷終於產生恐懼,拚命的掙紮。

“我父親死前有一句遺言。”

黎纖淡淡說著,不知道從哪摸出來個打火機,從桌上撈了個酒精瓶把玩,滿身的肆意散漫,笑裡冇有溫度。

“他知道你一直想要那枚晶片,但它是災難,它不想毀了你毀了啟源,他到死,還在信任你......”

“啊嗚啊嗚......”萬禹麵色猙獰,可舌頭都斷了的他,疼入骨髓,半句話說出來。

萬坷吼道,“那是他愚蠢,啟源這個位置本來就該是我爸的,他還在那一副感恩戴德的繼承!還有你,黎纖,你一句一個父親的,你真以為黎世哲把你當女兒嗎,你不過是他......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