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孩子,”萬博士麵上冇有絲毫變化,笑的慈祥,“我怎麼可能會驚慌失措呢。”

黎纖一聲輕笑,散漫的很,“楚星在哪?”

萬博士眉梢微擰,“柳煙那丫頭冇告訴你嗎?楚星體內的毒素有些壓製不住,我隻能讓她暫且陷入沉睡,昨天剛送進休眠艙。”

“是嗎?”黎纖抬眸,不由自主的帶著壓迫,“你以我名義,從啟源第六科研所調了批仙丹。”

萬博士神色微變,這個事是他昨晚才讓人去的。

州度之間貨物都是要檢驗的,這批藥他並不想人知道,所以要那邊開免檢證明。

但這個藥的特殊,加上其嚴重性,隻有黎纖的名諱,才能讓第六科研所那些些人開。

但怎麼就傳黎纖耳朵裡了?

難道說,是第六科研所裡有人跟她私通泄密?

“這個啊......”他嗬嗬著,“那個藥楚星身體用的上,又隻有第六科研所和諾亞工業有,諾亞工業一向不跟啟源合作,我就隻能去第六科研所,至於用你名義不是方便嗎,因怕你忙,冇敢打擾你。”

這邏輯聽起來,的確是毫無破綻。

黎纖起身,冷聲道,“我要見楚星。”

萬博士麵色不變,“她剛送進休眠艙,你知道休眠艙一旦開啟最短也要一個月才能打開。”

“是嗎?”黎纖偏頭,朱唇聳動,笑的明媚無害,“如果她不在休眠艙呢?”

萬博士立馬板起一張臉,“你還懷疑我會騙你嗎?”

黎纖嘖笑一聲,起身離開休息室,徑直朝著實驗所深處有去。

後頭的萬博士臉色立馬變黑,拿出通訊器沉聲命令,“啟動一級防禦,絕不能讓黎纖帶走楚星!必要時刻,可以殺了她!”

——

聽著周圍微不可查的動靜,黎纖半點在乎都冇有,在最深處的實驗室門外站住,冷聲命令一旁的人,“開門。”

門口的人冷聲道,“縱使你是萬博士客人,冇有最高權限,也冇資格進去。”

黎纖側了下頭,萬博士就在不遠處站著,唇角微勾,直接反腿抬腳踹了上去。

嗚嗚嗚!

整個實驗所的警報聲,全部都響起來,外頭一群穿著白大褂正做實驗的人紛紛衝過來。

“萬博士?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萬博士雙手背到身後,看著黎纖的目光平靜,一字一句開口,“全體集抓啟源叛徒。”

“什麼?她是啟源那個叛徒?”

“這......真的嗎?”

“萬博士所說還能有假?”

一番震驚後,一群科研人員立馬抄起架子上放的電棍,化身為安保朝黎纖圍去。

黎纖一聲冷笑,腳尖輕點地麵,踩著牆就飛躍起來,長腿踹出,不費吹灰之力的橫掃著這些隻會用電棍的科研人員。

踩著這些人身體,一步一步朝萬博士走去,“萬禹,你當真是好大的本事!”

萬博士並冇動,臉上冇有意外也冇有恐懼,隻淡淡開口,“這是你第二次背叛啟源。”

“我判你媽!”黎纖精緻如畫的眉眼裡冷燥儘斂,血氣翻滾,“我把楚星放在這兒,是因為我父親信任你,所以我信任你。”

“人都是會變的,信任有什麼用?”萬博士淡淡一笑,“何況黎世哲已經死了,他也不是你父親,而且......”

他眼底瘋狂閃爍,“拿楚星的身體來做實驗,足以讓我們對人體精神人格的掌握更上一層!”

科研人員是瘋狂的。

他們發現一點異樣,就以為自己創造了奇蹟,就試圖想要去掌控這個奇蹟。

就算過程殘忍。

就算過程需要活人犧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