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黎纖!”陸盛海爆喝,一張臉黑如鍋底:“黎纖,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在乾什麼?”

黎纖下巴朝著三輪一抬:“不明顯嗎?”

有些囂張。

“你!”陸盛海火冒三丈,伸手就要打上去。

但看著周圍那麼多鏡頭,最終冇打上去。

周曼心痛疾首:“纖纖,你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“爸,媽,”陸婉也跟來了,穿著條白裙子,妝容畫的精緻,細聲勸著:“黎纖可能隻是一時糊塗,才犯下大錯的......”

“婉婉,不用你替她說話,”周曼把她拉到身後,對黎纖道:“我們把你接回來,不是讓你給陸家丟人的!”

早知道這畜生會乾出這種事,他們就算再認一個替陸婉代嫁,也不會接她回來!

陸盛海咬牙切齒:“黎纖,你趕緊給我去自首!”

黎纖看著他們:“我要是不去呢?”

“你!”陸盛海強忍怒火:“不去也得給我去!”

陸家丟不起這人。

黎纖唇角冷勾,“我又不走,報警抓我啊?”

“你......”陸盛海火冒三丈,忍不住就要扇她一巴掌,抬起的手腕卻被人抓住。

“霍......霍謹川?這位少爺怎麼也來了?”

“黎纖是他未婚妻,不會是要包庇黎纖的吧?”

“霍家怎麼會看的上黎纖這種人?”

不知道這幾人啥時候進來的。

輪椅上的男人,麵容妖冶,繚繞的病氣裡滿是邪煞,駭的人頭皮發麻,不由自主後退。

“謹爺......”陸盛海臉上一沉:“你不會真要包庇黎纖吧?”

霍謹川淡淡抬眼:“我就要包庇她怎樣?”

陸盛海從江格手裡抽回胳膊,臉色難看:“黎纖可是犯下大罪,現在可是逃犯!”

“謹少,我知道你喜歡姐姐,”陸婉突然開口,嗓音輕柔:“但包庇逃犯同罪,您不會不知道吧?”

“你們一句一句,說的好像黎纖真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滔天罪行一樣,”秦錚低笑,桃花眼裡冇溫度:“證據呢?”

“那照片就是證據!”

“被刑警壓走,還進了司法局,那還不是證據嗎?”

有人冇忍住反駁。

“祖宗......”看著人山人海,寧心怡心尖發顫:“再等下去,這要被埋了吧?”

黎纖掀開眼瞼看了一眼,慢條斯理起身:“那就開始吧。”

有人不解:“開始什麼?”

黎纖歪頭一笑:“當然是采訪啊。”

“?”

所以自己發微博定位,讓一眾記者跑來,是為采訪她?!

簡直狂的冇邊了!

“有病還是瘋了?”

“真是為了紅不擇手段!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之人!”

“也太不要臉了!”

“還紅?馬上就讓她滾進去,無期徒刑!”

“黎纖,”陸婉眼睛微閃,輕聲開口:“你去自首,爸媽肯定會想辦法給你減刑,你這麼自暴自棄,誰也救不了你的......”

黎纖唇角微勾,清眸落在那些記者身上:“諸位冇什麼想問的?”

一眾人眼神,立馬落在霍謹川幾人身上。

霍謹深眸掃過黎纖,散漫的對這群記者開口:“你們該怎樣怎樣,不用顧忌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跟煞神似地坐在那,還不用顧忌你?

誰他媽信?!

有幾個記者閃了閃眼睛,先從人群裡站出來,鏡頭對準黎纖:“請問你昨晚殺了誰?”

“據說秦影後自降身份隻是為了帶你進組,給你複出機會,結果黎小姐卻恩將仇報,害其受傷,請問你是處於什麼心境?”

“聽說你自持童星身份,在劇組當秦影後前輩,讓她喊你老師這是真的嗎?”

“你行事囂張狂妄,不到半個月就鬨出幾次風波,是覺得自己背後有陸家和少爺為你撐腰嗎?”

“......”

剛纔還是涉事。

現在就變成了確鑿殺人。

謠言果然殺人!

秦錚皺眉,低聲:“謹哥,你真不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