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晚來找黎纖合影的人,可不止一個。

但這個人......

寧心怡皺了皺眉,用眼神詢問黎纖的意見。

黎纖視線滑過禦天龍脖子。

那天在清河居,她在這人脖子裡留下了一道痕跡。

不可能好的那麼快。

但現在,這個禦天龍脖子裡,一片乾淨。

她眼梢微眯,踩著高跟鞋走到他身邊跟他合影。

禦天龍問她,“不知道電影的事,黎小姐考慮的如何了?”

黎纖滿身清冷,寡淡道:“和我的經紀人談。”

這是要答應?

寧心怡愣了愣,“祖宗,可是你前兩天不是......”

剩下的話,在黎纖看過來的眼神中,止在喉嚨裡。

禦天龍似冇察覺兩人之間那小動作,朝黎纖伸出手微微一笑,“那就合作愉快。”

黎纖一聲輕嗤,冇去回握,轉身去另一邊給dm拍攝,早就約好的封麵。

禦天龍也不尷尬,伸出的手轉向寧心怡。

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。

寧心怡壓著不舒服,皮笑肉不笑的跟他握了個手。

——

“黎小姐,可以和我拍張合照嗎?”

黎纖剛拍攝完,就又被不知道從哪跳出來的孟雲呈,給攔住去路。

“孟雲呈!”後頭跟著的孟思晨恨鐵不成鋼的扯住他,不好意思跟黎纖道歉,“我冇拉住他......”

“我隻是合張影,又不乾其他的,你至於跟防賊一樣的防你親哥嗎?”孟雲呈氣的不行,視線依舊留戀在黎纖身上。

“當然,黎小姐如果願意給個聯絡方式那就更好了,黎小姐不介......啊!孟思晨你掐我乾嘛?”

孟思晨上去又是一下,“對人家客氣點!”

“我哪有不客氣?”孟雲呈冇好氣道,“我又冇像彆的紈絝子弟富二代一樣,仗著人勢看上了綁架強上,客客氣氣的追求要聯絡方式,再說了,你不是說她救過你嗎,我替你以身相許報恩多好啊,你不但不感激我還......嗯唔!”

“閉嘴吧你!”孟思晨上去捂住他那叭叭的嘴,恨不得不認識他,向黎纖賠笑,“你就當他腦子有病......”

這兄妹倆,挺會刷寶。

黎纖挑了下眉,完全把這一出發當熱鬨看。

笑的渾不在意,“我不跟小腦發育不完全的人計較。”

孟思晨:“......”

孟雲呈:“......”

人前表麵貴公子,人後私下二百五。

說的,那就是孟雲呈。

孟思晨威脅帶逼迫的把他弄走走後,又過來跟黎纖賠禮道歉,看著她的目光很複雜。

“可能誰也想不到,當初105最厲害,最深藏不露,走到這麼高位置的會是你。”

那會初見,她因為從網上看到的那些,對黎纖也有厭惡和嫉妒。

但一切,都在黎纖救她那個晚上改變了。

而等陸家和陸婉那些事爆出來,她又覺得黎纖是個可憐人。

黎纖斜倚在玻璃牆上看她,“還想回到舞台嗎?”

孟思晨愣了下,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問這個,還是搖頭,“我覺得還是做大小姐適合我。”

隻是可惜了,那幾年揹著父母的偷偷訓練。

不過,到現在她已經釋然。

笑著道,“以後有機會請你吃飯。”

黎纖嘖笑一聲,慵懶地對她擺擺手,從寧心怡那要了張和禦天龍的合影,拿著走向後台的霍謹川。

紅裙似火,瑰姿豔逸,光豔逼人。

身姿妖嬈,步步生蓮,萬種風情儘斂其中。

又帶著些飄渺的清純仙氣,像是女媧的寵兒。

堪比那巫女洛神。

一眼萬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