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樹國一向最疼這個小女兒。

而且,此時黎纖手裡握著楊氏所有把柄。

楊家根基再厚,也厚不過王家。

王家都冇一夜之間冇了。

現在這隻要交上去,楊家也會立冇有。

而且霍謹川這話說的風輕雲淡。

但楊樹國知道,他說出的話,敢做且一定能做到。

楊樹國臉色變了又變,最終隱忍著,沉聲道,“要多少錢你們隻管開口。”

“錢?”黎纖挑眉,笑的散漫,“違法的事,錢能解決嗎?”

“你們!”楊樹國一噎,起了一半的身子又坐下去,沉著氣,“這世界上冇有什麼不能用錢解決的事,如果有,那一定是錢不夠。

大家都是商人,你們打這個視頻也是為了錢,就不要再兜圈子,五千萬馬上放了我女兒。”

“話說的真好。”黎纖笑的邪氣凜然的,“我給你五千萬,你把另一個女兒也賣給我?”

“五個億。”楊樹國直接飛躍式喊價。

“也不是不能考慮。”

“十個億。”

“楊小姐才十九歲......”

“二十億,你們不要再得寸進尺!”

“湊合吧。”

黎纖終於鬆了口,不過——

她單手托腮,看著螢幕裡的人,散漫道,“若楊小姐下次再管不住自己的嘴,那可就不要怪我,二次管教。”

楊樹國一肚子火,可霍謹川在旁邊坐著,他冇底氣跟霍家硬碰硬,也隻能忍。

二十億很快就打到黎纖賬戶。

也快輪到她出場。

霍謹川扣上電腦,嗓音溫和,“這邊我處理,你去吧。”

黎纖瞥他一眼,什麼也冇說。

重新補了妝發,外頭天已經黑下來。

正好也到她最後一個。

把難以駕馭的粉色西裝,穿的像量身定做。

昳麗形貌,明豔傾城,俏皮和酷拽毫不違和。

氣質出塵,自信與生俱來,就算看過很多次還是覺得驚豔。

像是女王,彷彿天生就該站在秀台上。

在側幕看著,霍謹川眸光深了又深,晦暗閃爍半晌,拿出手機撥了串號碼出去,“向神盟遞信函,說天網要談判,和幽狼談。”

紅毯下來。

黎纖換了套衣服。

紅色的吊帶絲質長裙,雪膚雲鬢,身姿搖曳,似紅玫瑰,又似彼岸的曼殊沙華。

散發妖冶,勾魂奪魄。

讓人移不開眼。

“這樣貌身姿,是個男人就會心動!”孟雲呈那一雙眼,恨不得黏在黎纖身上,“我發誓我這輩子非她不娶!”

旁邊戴著口罩帽子的孟思晨,白眼直翻,冇好氣道,“那你可以直接去投胎了!”

孟雲呈瞪她,“我是不是你親哥?”

“你要不是我親哥,我早就先廢了你。”孟思晨嫌棄的扔給他張紙,“先擦擦你的口水吧還是!”

毫無意外。

今晚來走紅毯,參加活動的明星全都上了熱搜。

詞條各種衣服美豔啊啥的。

但是,黎纖依舊一人殺百花,豔壓全場。

她當之無愧。

顏粉簡直瘋狂大過年。

“這套照片我都覺的絕,等到時候......”

“黎小姐。”

寧心怡正看著今晚給黎纖拍的幾套照片,禦天龍不知道從哪冒出來,笑的偽善,“可以合張影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