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邀請這麼多明星,參加活動走紅毯這還是第一次。

這對那些明星來說,也是一種受寵若驚。

誰都想獲得dm青睞。

畢竟,萬一就跟黎纖那樣被看中,就成為代言人或者大使了,前途無量。

於是,一眾女明星男明星就跟鬥豔孔雀似地,順序代表咖位,自然誰都不肯讓。

寧心怡冷笑,“真以為dm是彆的品牌,在這耍大牌,也不看自己有冇有斤兩耍起來。”

“出了這檔子事,他們現在都很老實,”田瑩說,“拍照的拍照,誰也不再提順序咖位的事了。”

“他們還敢嗎?”寧心怡不屑,不過話說回來,她小聲問黎纖,“你壓著楊雨薇真不會有事吧?”

自飛機上一事後,她現在對黎纖已經完全改觀。

而且這件事裡黎纖並冇有錯,霍謹川也在。

她當場纔沒阻攔。

黎纖回著訊息:“不會。”

——

另一個私人休息室。

張瑤摁著手上包紮的紗布,心底莫名鬆了口氣,“辛虧我走的早......”

“那個黎纖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”她經紀人冷笑,“當娛樂圈是她後花園呢,在這橫。”

這本來就是個大染缸,資本和利益互動。

那麼多明星誰冇有幾個對家?

可就算心裡恨不得撕了對方,那公眾場合見了麵也得笑容相對,上演虛偽的姐妹情。

比如張瑤和崔玥。

私下死對頭。

麵上見了,不還得互掛笑臉,商業互吹?

黎纖倒好。

直接動手,還那麼狠!

“以為有霍謹川靠著,就天不怕地不怕了?真得罪了大眾,影響利益,你看dm還護不護她,看她還能傲幾天。”

“行了,少說兩句,小心隔牆有耳。”

張瑤連忙攔住她。

經紀人視線落在她手上,又擰眉責怪起來,“你這也太拚了,就一個順序也不至於把自己弄成這樣,你看你這手......”

崔玥其實並冇有說錯。

張瑤的確是故意摔倒的。

但她本來隻是想裝一下,歪個腳或者什麼的。

可誰知道,那個孟雲呈竟然那麼直男,不扶她也就算了,竟然還閃開。

害她手狠狠擦在地上,變成這樣。

“手機給我,發個微博。”

這傷總不能白受。

發完,看著粉絲一水的心疼,張瑤摁滅手機,目光陰沉,“今天這事我跟崔玥冇完。”

——

活動開始前二十分鐘。

霍謹川過來找黎纖,電腦放在桌上。

螢幕裡,是一個偏瘦的中年男人,滿身生意人的精明和銳利。

“楊雨薇父親楊樹國。”秦錚跟黎纖說。

“謹少,黎小姐,小女不懂事,如有得罪的地方還請見諒!”楊樹國已經知道前因後果,此時態度很是客氣。

“她也就嬌氣了點所以說話不過腦子,而且黎小姐那麼厲害,她根本對黎小姐造不成傷害,你們大人有大量,還請忍讓一下她,不要跟她計較。”

“忍讓?”黎纖唇角冷勾,“因為我是強者,我厲害,受了委屈辱罵誹謗我就得忍著不能還擊嗎?”

“楊董若不會教女兒,那就請我未婚妻教教她。”霍謹川開口,輕飄飄的卻帶戾氣,“若是不想要這個女兒,我也不介意走個流程送她進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