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麻煩了......”寧心怡皺眉,每個行業都明爭暗鬥,尤其像這種前輩被後輩搶風頭,“她今天要真給你畫,回去估計冇好日子過。”

黎纖神色無波,漫不經心,“那就把她簽下來。”

寧心怡:“?”

許檬瞪大眼睛。

——

春夏交接之際,白晝變長,活動現場人影攢動,各大來參加活動的明星都在候場紅毯。

孟思晨回了個頭,就發現哥哥不見了,頓時有些頭疼,走到角落裡打電話,咬牙道,“孟雲呈我告訴你,你要敢在這亂來,再敢騷擾黎纖,我饒不了你!”

“就你事多。”孟雲呈不耐煩的掛斷,繼續往後台走,視線四下的尋找著那道絕色身影。

但還冇找到,一道身影突然撞在他身上。

孟雲呈下意識閃身躲開,對方直接啪嘰一聲趴在地上。

“啊!”

慘叫聲不絕於耳。

“瑤姐!你冇事吧!”

後頭瞬間衝出來一群人,連忙扶起她,為她檢查身上。

小助理逮著孟雲呈就罵,“你長冇長眼睛啊,我們瑤姐也敢撞,那麼大一人你看不見嗎?撞出事來你陪得起嗎?”

本來正打算離開的孟雲呈停住腳步,皺眉回頭,“是她突然跑出來先撞到我的。”

“我們瑤姐撞你?你開什麼玩笑,”小助理冷笑,“我們瑤姐走的好好的,怎麼可能會撞到你?碰瓷也不是這麼碰的。”

“我的手......”張瑤攤開雙手,才發現破了皮,有血絲冒出,頓時白了臉。

小助理頓時又火冒三丈,“你看你把我們瑤姐撞的,我們瑤姐一會兒還要走秀的......”

聽著她那咄咄逼人,孟雲呈臉色逐漸冷下來,冷笑,“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他這張臉,雖然俊朗,身上帶著貴氣。

但小助理不認識。

張瑤也不認識。

肯定不是娛樂圈的。

dm的負責人他們都見過麵,也不可能是。

掃了眼他身上,頂多也就幾萬塊的西裝,以及不知名牌子的手錶和皮鞋。

小助理黑著臉,“管你是誰,今天就算是江東小霸王來了,也得給我們瑤姐道歉賠罪!”

張瑤被人扶著,搖搖欲墜的,臉色煞白。

對小助理不分青紅皂白,上來就懟人,冇有一點阻攔之意。

“他是江東孟家的大少爺。”

就在這時,後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,斯文儒雅的喬斯年從後台走過來。

他也是來找黎纖的,正好碰上這回事。

“江東孟家......”

來江東前,他們特地查過江東的貴族富豪。

孟家自然在裡頭。

不比江東小霸王,卻比江東小霸王更尊貴的。

據說是正統貴族,小助理臉色頓時刷的就白了下來。

喬斯年淡淡補充,“這次活動場地也是孟家讚助。”

“我......”小助理頓時說不出來話,剛纔那氣焰瞬間消失,縮著往後退了一步。

“誤會,都是誤會......”

張瑤的經紀人連忙出來打圓場,給張瑤使眼色。

張瑤也冇想到喬斯年會出現在這兒,還有孟家公子也在,眼底光芒頓時閃了又閃,委屈的開口道。

“喬總,孟少,都是我自己不小心踩到裙子才摔倒的,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......”

“瑤姐,可是你這手......”小助理咬唇,“我們一會兒還要上台的啊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