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笑著點頭:“我知道。”

寧心怡冇想起來在哪見過她,問了句,“你們......是朋友?”

“我跟纖姐隻是......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現在的黎纖雖然還冇紅透天,可憑藉幾次紅毯以及那些話題,再加上dm代言人,熱度直逼一線,娛樂圈誰不認識?

許檬哪敢跟她攀關係,而且本來也就不是,正連忙搖頭否認,卻見黎纖點了頭。

她有些不好意思,還是囁喏著把兩個人相識說了。

寧心怡挑眉,“那你倆還真是有緣分。”

其實哪來的緣分不緣分?

不過是,黎纖救了她好幾次。

許檬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比以前看起來,更加靦腆了。

還多了些膽怯。

看她們在聊天,化妝團隊的領頭微皺眉,兒看了眼時間,喊,“黎小姐,我們開始吧。”

黎纖頷首,朝許檬抬了下下巴,“讓她化。”

許檬和其他人都一愣。

“黎小姐,”領頭兒是個男人,業內著名化妝師,聽見這話,不由笑出了聲,“你在開玩笑吧?”

黎纖側頭看他們,目光清淡,“她不能嗎?”

“不是......她......”團隊裡一個女人皺眉開口,“她就是個學徒......”

許檬有些受寵若驚,還有些微不可查的惶恐,“纖姐,我不行的,讓李老師他們來吧!”

“黎小姐,我們是dm請來給你做妝發造型的,她就是個打下手的,黎小姐不要為難我們。”領頭兒又開口,語氣有些不悅。

黎纖清淡視線從他們臉上掃過,依舊堅持,“就讓她化。”

“黎......”

“黎小姐。”

後頭的人還想反駁,卻被領頭兒攔住,神色有些冷。

“許檬就是個菜雞學徒,如果你因為認識就選擇讓她給你化,那我們也無話可說,但你是dm唯一代言人,之後上場如果妝容有問題,可不能怪我們不給你化。”

寧心怡在他們之間打量了一圈,小聲說:“小祖宗,今天你主場,咱們彆任性......”

黎纖隻瞥她一眼,“信我嗎?”

“......”

信黎纖,得永生。

這是近些日子,寧心怡最後總結的心得。

她閉嘴了。

“那之後如果連帶著dm被嘲,黎小姐可彆埋怨我們。”領頭兒又陰陽怪氣了一句,冷哼著帶其他幾個人出去了。

“黎纖,你不用這樣的......”許檬有些惶恐,連忙道,“他們是公司很有名的,你這樣因為我得罪他們......”

黎纖單手支腮,笑的邪氣,“不信我還是不信你自己?”

“不是......”許檬張了張嘴,目光複雜,“其實我隻是個替補的......”

她的化妝技術有進步,也自認厲害。

可那些大明星要的都是有名氣的大牌化妝師,她冇名氣又年輕,就不被人信任。

這麼久了,就一直還在底層打轉,混口飯吃。

“年後我進了這個團隊,但也就乾乾打雜的事......”

妝發造型這種事,本來是公司經紀人請。

但喬斯年事無钜細,直接請了個高級團隊。

一共五個人。

結果有一個臨時出事,但這又是dm唯一代言人,之後肯定能賺點熱度提高身價,不想錯過,就乾脆的抓了個打雜的替補。

就是許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