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謹川手上一頓,抬頭,應的很乾脆,“是。”

艸!

黎纖眼底寒光乍現,“那天網計劃......”

“那個狗屁天網計劃,跟我們這個天網,半點關係都他媽的冇有!”秦錚撇嘴,連忙澄清著,哼哼道:“這神盟卻跟狗抓住了耗子似地,把我們往死裡咬......”

黎纖目光陰沉,“你們怎麼能夠證明。”

“我可以帶你去天網總基地。”

“謹爺......”

江格臉色驟變,霍謹川抬手攔住他。

對黎纖道。

“我知道前不久那些人找你,是因為科技界現在,被一個叫天網計劃的東西乾擾,造成大規模混亂,還跟那個禦天龍,或者說他背後的人有關,對嗎?”

黎纖五指微攏,手裡易拉罐直接癟下去,有酒漬溢位來,煞氣從骨子裡竄出來,眼梢染了血色,空氣裡似乎都結了冰。

秦錚縮著脖子後退,這種修羅場可不是他能承受的。

霍謹川看了眼那癟了的易拉罐,沉聲道,“我向你保證,天網絕對跟天網計劃冇有半點關係,你若是不想聽到,我可以讓他們改名。”

秦錚和江格:“......”

改名?

這就還真是有了媳婦忘了那啥!

在腦子裡拿以前的霍謹川,和現在的霍謹川對比了下後,秦錚打了個冷顫。

“戀愛腦真可怕!”

如果天網,跟天網計劃完全冇有關係,那她讓神盟費那麼大功夫攻擊......

攻擊錯了?

黎纖眉心擰起,心底罵了數聲艸後,灌了口啤酒:“你說的最好是真的。”

“謹哥肯定不會騙你的。”秦錚又在那多嘴,“小嫂子,你那麼厲害認不認識道上的人啊,這神盟也太煩人了。”

霍謹川修長的手指微蜷,漫不經心的哂笑,“可能是我得罪了神盟哪位首領吧。”

黎纖總覺得他這話意有所指,可想來想去的,自己好像也冇暴露的地方。

把啤酒罐扔進垃圾桶,說了句“我困了”,就轉身回了自己房間。

“我怎麼感覺小嫂子生氣了?”秦錚咕噥,“我覺得小嫂子這翻臉速度,才真是比翻書還快。”

冇人搭理他。

江格問霍謹川,“謹爺,現在怎麼辦?”

霍謹川道:“等。”

江格不解:“等什麼?”

霍謹川抬頭看向房門,意味深長的道,“等神盟收手。”

“啊?”

幾人臉上都閃過迷茫。

神盟會收手嗎?

但霍謹川什麼都不說了。

——

回到臥室,房門一鎖。

黎纖打開電腦呼叫柳煙。

這女人整天不是都在混場子,背景永遠五彩斑斕又吵又閃,黎纖反手把視頻切換成通話。

“我昨天替你去看了小耗子,今天替你去看了楚星,都挺好的,”柳煙找了個安靜角落,“禦天龍本來就是個傀儡代號,之前一直躲著,現在被推出來,是因為他背後的人想跟你正麵剛了。”

黎纖一聲冷笑,眉眼張揚,“雞蛋碰石頭。”

禦天龍是雞蛋。

她是石頭。

柳煙嘖笑著,“你今天飛機上遇到的那批匪徒,就是一批在逃的法外狂徒,跟任何人都冇牽連。”

這件事,就真的是巧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