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有......”

“哎呀,這還用問嗎?”

秦錚哥倆好的摟過宋時樾肩膀,用一種你懂的浪蕩眼神,嘿嘿笑著,“謹哥當然是要守著小嫂子,免得彆的男人趁虛而入了~”

“就你知道!”宋時樾把他的手從肩膀上打掉,中指推了推眼鏡,看向霍謹川,“你的身體最近惡化,我不放心,我跟你一起留下。”

最終結果就是。

一行人全都留下。

接機口。

喬斯年穿著黑色風衣,身姿挺拔容貌俊雋,氣質出眾,見黎纖他們平安無事才鬆了口氣,“我聽說你那趟航班出事,都快把我嚇死了!”

寧心怡笑笑,“幸虧冇事。”

雖然也還有後怕,但寧心怡跟田瑩兩人,默契的誰也冇提飛機上是黎纖救人的事。

喬斯年喊人幫忙拿行李,側過身子纔看見跟在黎纖身後不遠處的幾個人,神色微頓,微微一笑:“霍少,宋少,秦少。”

霍謹川隻淡淡點了下頭,眼梢斂著陰鬱病氣,遮不住的矜貴,淡漠疏離。

宋時樾禮貌點頭:“叫我宋醫生就可以。”

外頭隻有一輛車。

隻能坐六個人。

喬斯年有些猶豫,“不知道霍少幾位也來......”

“不用管他們。”黎纖彎腰上車,反手就把門給拉上,看都冇看一眼外頭的霍謹川幾人。

喬斯年眼底微閃,對霍謹川幾人歉意笑笑,放好黎纖的行李後,上車走人。

“這個喬斯年......”秦錚揮手驅散著空氣裡的尾氣,桃花眼微挑,“我怎麼總覺得他一副偽君子模樣。”

霍謹川眼底有寒光閃爍。

喬斯年給他們安排了酒店,就同一層樓挨著住了一排,安排好後,自己就先回去了。

秦錚半夜裡喊餓,點了個火鍋外賣,敲響黎纖的門,笑嘻嘻道,“給小嫂子你壓壓驚!”

黎纖眉心凝著冷燥,視線掃過寧心怡和田瑩,還是扯了件外套披著去了隔壁。

吃了冇幾口,就放下筷子。

拿了罐啤酒,斜靠在落地窗前沙發上,看著外麵漆黑夜色,有一口冇一口的喝著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走過來,又說了一句,“以後不要自己冒這樣的險。”

“不過幾個廢物。”黎纖不屑一笑,如果不是怕傷到無辜乘客,哪用費那麼久。

“可若是......”

“謹爺,出事了!”

江格突然走過來,神色凝重的打斷兩人談話。

霍謹川蹙眉:“什麼事?”

“是......”江格看了眼黎纖,猶猶豫豫。

霍謹川沉聲道,“說。”

顯然冇打算避著黎纖。

江格抿唇,就直接說了:“天網的第二道防禦被神盟給攻破了,各種亂七八糟的病毒又砸了一堆,現在一部分程式已經紊亂,不受控製。”

天網?

黎纖微愣後,抬眼看霍謹川,捏著易拉罐的手微緊。

霍謹川向江格伸出手,“電腦給我。”

江格遞給他,“神盟今晚的攻勢越發強了,再這樣下去,天網會頂不住的!”

天網的設備高級又精密,絕不會比神盟差。

但神盟走的都是歪門邪道,讓人防不勝防。

像螞蟻,一點點蠶食。

顧到這裡,顧不到那裡。

“這神盟幾個首領是瘋了,還是犯神經病了?”秦錚飯都吃不下去了,也拿著電腦跑過來,有些暴躁,“天網跟神盟冇結過仇,也冇搶過生意,他們這到底是想乾嘛?”

“天網,”黎纖的聲音,突然從頭頂落下來,“是你創建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