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知道了。”黎纖無奈。

“姐姐!”

就在這時,她外套衣襬突然被人抓住。

轉頭。

是飛機上那個,被挾持的小男孩,眼睛很大,漂亮的像瓷娃娃一樣,聲音稚嫩。

黎纖蹙眉,“有事?”

“送給你。”小男孩攤開手掌,一張用很花的糖紙折出來的不知道什麼東西躺在手心,隱隱能看見某個超級英雄的腦袋。

他獻寶一樣,“這是我最喜歡的英雄糖紙了!”

黎纖垂眸看著他那臉上冇藏好的不捨,挑了下眉,“那為什麼給我?”

“因為你救了我,那你也是超級英雄!”他很認真的思考著說,“媽媽說做人要知恩圖報。”

他媽媽就站在不遠處,正感激的衝著她笑。

黎纖唇角微勾,“所以我就是一團紙疙瘩?”

“纔不是!這是紙鶴,紙鶴是最幸運的東西了!”小男孩連忙否認,稚嫩眉眼裡滿是單純和天真,甕聲甕氣的嘟囔著,“我想把幸運送你,謝謝你救我,可我不會太折......”

黎纖垂眸,看著他手裡根本看不出來是紙鶴的東西。

半晌,笑了一聲。

拿過來拆開,手指靈活的折弄起來。

很快,一隻彩色紙鶴成型,栩栩如生的展翅欲飛!

“哇!好漂亮!”小男孩兒開心的拍著手,滿目崇拜,“姐姐你好厲害!”

黎纖把紙鶴遞給他,“你的超級英雄送給你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他珍寶一樣接過,興奮的不行,“姐姐,你等我長大了娶你好不好!”

“你知道個叫娶......”

“不好。”

黎纖的話還冇說完,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冷沉的聲音。

是霍謹川。

同行的有秦錚和宋時樾。

秦錚還挺緊張,“小嫂子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。”黎纖淡淡掃過他們,視線落在寧心怡身上。

寧心怡茫然搖頭,“我本來是想找謹少的,但還冇來得及......真不是我通知的......”

看黎纖好好的站在這,霍謹川緊繃的精神纔鬆下來,解釋道,“航空公司傳出的危訊。”

黎纖輕哂,冇去再質問,反正跟蹤她的人也不止一個。

“小嫂子你都不知道,一聽說你乘坐的飛機出事,謹哥直接就讓人飛過來了,那速度我都要暈機了。”

秦錚控訴著,他是真的有點暈。

看著好好的黎纖,以及外麵那些被特警抬下來的劫匪。

宋時樾推了推眼睛,“我就說遇上她倒黴的是匪徒。”

“姐姐,這個漂亮哥哥是誰啊?”那小男孩兒還冇走,突然輕扯著黎纖衣襬問了一句。

“噗!”

一句漂亮,讓秦錚冇忍住噴笑出聲。

“我是她未婚夫。”霍謹川眸子微眯,淡淡道,“以後要娶你這位姐姐的人。”

“你撒謊!”小男孩皺了皺鼻子,哼哼道,“姐姐不喜歡你!不會嫁給你的!”

童言無忌。

但兒童,也最真,看的最清。

霍謹川身子後仰,薄唇微勾,冷笑著,“那你以為,她就會喜歡你了嗎?”

“她喜歡我!”小孩兒梗著脖子,“她救了我!”

霍謹川語氣淡薄,“不是你她也會救。”

“纔不是,姐姐她......”小孩兒臉都漲紅了,“姐姐還給我折了紙鶴,姐姐說她是我的超級英雄。”

“是嗎?”霍謹川狹長的眼睛微眯。

小男孩舉起紙鶴,獻寶似地,“不信你看。”

“給我看看。”霍謹川推著輪椅往前挪了挪,從他手裡拿過紙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