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先下去再說。”黎纖冇空跟她們解釋。

“飛機上的歹徒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......”

就在這時,外頭傳來大喇叭聲,“放下人質,繳械投降......”

十五分鐘前,警方收到呼叫資訊。

一眾特警全定位飛機,本地警察全部先湧向這裡。

飛機一落地,立馬形就成了包圍圈,拿著大喇叭喊話。

一堆槍對準艙門,準備確定乘客安全後,強攻。

就在這時,艙門打開。

一個微胖的男人,舉著雙手走出來,麵上滿是恐懼。

是......乘客!

負責行動的邢岑神色一愣,立馬衝周圍打手勢,“不要開槍,保護每一位乘客安全!”

他們豎起高度防備。

可下來的一個又一個,皆是乘客。

然後,是空姐和機長,還有受傷被抬下來的駕駛員。

怎麼跟預料的有點不對?

錢還冇付,怎麼就放人了?

還是劫匪害怕了?

這麼順利?

邢岑上去問機長,“匪徒呢?”

“匪徒......”機長想起什麼可怕的事情來,身上的肉抖了抖,指了指飛機上,“在裡頭......”

邢岑神色一凜,喊了幾個人,打著配合壓進去。

高強度防備,隨時都準備開槍。

卻見,十幾個匪徒,分彆在洗手間,休息間等地方,地麵上,躺的五花八門。

而匪徒頭頭,被用撕成條的毛巾捆著。

總之場麵,很安靜!

很......詭異......

一群特警都愣住。

有些傻眼。

“這誰乾的?”

邢岑飛快跳下飛機,去問在等救護車的機長,“車上那些真是匪徒嗎?到底怎麼回事?”

機長一臉呆滯,“我也不知道,就我們正被押著,突然來了個女生......”

他還有些後怕。

他們根本就冇反應過來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“女生?”邢岑又一愣,“什麼樣的女生?”

“很厲害,很......”機長回憶半天,隻憋出兩個形容詞,“很漂亮......”

“邢隊!”

就在這時,檢查過匪徒的屬下過來稟報,神色凝重:“基本都是被打昏過去了,但有幾個卻是直接被玻璃片抹了脖子,一擊斃命,一般人絕做不到這一步......”

“哎!”機長突然一聲驚呼,指著外頭的人群,“就那個,那個穿黑衣服戴口罩和帽子的女生,就她......”

邢岑立馬回頭鎖定,衝周圍屬下打了個手勢,把朝著西邊走的人群給包圍起來。

“這又怎麼了?”

“還有匪徒嗎?”

尖叫又是一團,人群慌亂無比。

“諸位不要害怕,”邢岑怕引起惶恐,連忙指著黎纖說,“我們隻是請這位小姐跟我們走一趟。”

艸!

黎纖舔了舔牙尖。

田瑩緊抓住寧心怡,“他們不會是要抓纖姐吧......”

寧心怡下意識把黎纖護在身後,低聲叮囑,“一會兒你什麼都彆說。”

黎纖不耐煩,煩躁道,“我做好事不留名。”

“還請小姐配合。”邢岑卻是一副他們不配合,就不放人的架勢。

幾人被迫請到機場休息室。

邢岑沉聲道,“還請小姐摘下口罩墨鏡和帽子,你殺了人,我們必須知道你的身份,還請小姐配合。”

黎纖冷聲道,“我不殺他們,死的就是飛機上的無辜乘客。”

“這位小姐為民除害,捨己爲人的精神我們敬佩,”怕她誤會,邢隊解釋著道,“隻是做必要調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