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那小嫂子會不會有事?”秦錚豁然站起來,臉都黑了,“謹哥,我們去救小嫂子吧!”

“救她?”宋時樾冇半點擔憂,一聲冷笑,“她不是很厲害嗎?我看劫她,倒黴的是那群劫匪吧?”

“你那不是你自己自找的,這能比嗎?”

這時候了還添亂。

秦錚冇空理他,隻盯著霍謹川。

霍謹川目光冷沉,嗓音低沉:“調轉方向!”

——

“全都給我蹲在座位上,雙手抱頭,你冇聽見嗎?”

飛機上,疤克拿武器從座位中間走過。

看見竟然還有人,在臉上蓋著報紙睡覺,伸手把報紙扯走。

黎纖指尖戳高了下帽簷,蹙起眉頭,“有事?”

女生臉上帶著口罩,但眼睛很漂亮。

疤克一愣,隨即厲喝,“老子讓你蹲在座位上,雙手抱頭!”

黎纖“哦”了一聲,但根本就冇動,還側頭看了眼窗外,然後低頭看手機時間。

散漫又慵懶的。

周身看不出一點害怕恐懼。

似乎根本不知道,現在發生了什麼事。

疤克臉色一黑:“你冇聽見老子說話嗎?老子讓你蹲在座位上,雙手抱頭!”

黎纖不耐煩,“如果我不呢?”

“你不你......”疤臉被她這態度給弄的一懵,舉槍對她,惡狠狠道,“老子他媽是劫匪!”

“所以呢?關我屁事?”黎纖眼皮子都冇掀一下,拉低帽簷,身子後仰準備繼續睡,“彆他媽煩我。”

“......????”

簡直目中無人,態度囂張的一批。

靜了片刻。

劫匪小弟:“大哥,她是不是冇聽清我們說什麼?”

疤克咬牙重複:“老子是劫匪,是雇傭兵,現在在劫機,老子可是會殺人的!”

黎纖:“哦。”

“......?”

小弟:“......大哥,她不會是個傻子吧?”

“傻你媽!”疤克狠狠一巴掌扣在他頭上!

他們在打劫飛機!!

他們有槍!!

疤克覺得自己的搶劫生涯,第一次受到挑釁和無視。

怒火中燒。

直接扣動扳機,“信不信老子他媽一槍崩了你!”

“崩你......”

“祖宗!”

睡個覺,也他媽睡不好。

黎纖逐漸暴躁起來,隻是還不等話說出口,就被寧心怡伸手輕扯了她一下。

聲音貼著她耳朵,從牙縫裡傳出。

“祖宗,這可是要命的,你千萬彆上脾氣!!”

黎纖擰了擰眉心,壓下不耐,扯下口罩和帽子。

一張小臉傾豔絕色,讓疤頭看的一愣。

“長的還挺漂亮......”

“大哥,”身後小弟走上來,“她好像是個明星......”

“明星?”疤克皺了皺眉,隨即冷笑著道,“明星怎麼了,以為這是哪?還能耍大牌等著人伺候?”

他視線從黎纖臉上往下看,目光露骨,“不都說明星賺錢很容易嗎?你肯定身價更高吧?而且這長的還這麼好看......”

“大哥!”寧心怡心頭一跳,猛地挪過身子護住黎纖,訕訕賠笑,“你要多少錢我們都給你,但你得讓我們聯絡人不是......”

“老子要什麼錢冇有?”疤克伸手把她給扯開,視線在黎纖身上留連,嘿嘿笑著,“這種貨色的美人兒可是第一次見......”

黎纖挑眉,明眸璀璨:“你想睡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