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寧心怡身子僵住,“......這也太他媽倒黴了吧......”

後頭田瑩抓住椅背,緊張又害怕,渾身在抖,“心怡姐,怎麼辦?”

寧心怡哪知道?

黎纖眯了眯眼,報紙蓋在臉上繼續睡。

“我呢很好說話,”男人明顯是這夥劫機的頭兒,朝乘客們虛偽的笑了笑,厲聲道:“把你們身上所有的錢都交出來!”

這趟飛往江東的航班,全是各地有錢人。

身價幾乎都在億往上。

他蹲點好久,提前查了乘客名單,謀劃了好久這場劫機。

“給你!我所有錢都在這,你彆殺我!”

“我的錢都在這!”

有人嚇得,慌忙哆嗦的往外拿著錢包。

寧心怡準備往外掏,被黎纖一隻手給摁住。

她緊張不行,小聲:“姑奶奶,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......”

“這架飛機現在全由我接手,讓你們家人各拿一個億來換你們的命。”男人又開口,笑的狠惡。

——

深城。

錢進濤正帶著錢茵在醫院複檢,小姑娘最近這段時間長了不少肉,打扮的很漂亮。

正纏著錢進濤,說要再去帝京找黎纖玩。

錢進濤手機突然響了。

“錢總,”電話另一邊,聲音緊張惶恐,“DH1128航班被!劫了!”

錢進濤一愣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劫機!”電話對麵女聲,整個都在哆嗦,“我們也不知道那些劫匪是怎麼混上去的......”

錢進濤神色大變,沉聲道,“定位,報警!”

接線員道,“他們挾持了所有乘客,被迫降落,讓他們家人交贖金,說報警就殺人。”

這是機長傳回來的訊息。

“這趟航班坐的都是什麼人?把乘客名單發給我!”

這架不是大型客機,隻能容納三百個乘客。

現在車上差不多兩百多乘客。

從空中傳來的求救警報。

“黎......纖?”

看到頭等艙名單這個名字,錢進濤瞳孔驟凝,連忙打電話回總部,“幫我查黎纖是不是在飛機上!”

那邊查的很快,“錢總,確定黎纖在飛機上。”

錢進濤抓著手機的手一緊,青筋突起。

錢茵看著他臉色,“爸,纖姐咋了?出啥事了嗎?”

“你先讓司機帶你回去,爸有重要的事去做。”

錢進濤顧不得跟她解釋太多,匆匆叮囑了一句,就大跨步的離開了。

——

私人飛機上。

江格接了個電話後,神色倏變,看向床上養精會神的霍謹川,神色莫測的有些掙紮猶豫。

以黎纖的本事,她應該不會死。

如果她死了,那謹爺就不用......

“江格,你臉色怎麼難看?”無聊的秦錚看見他,挑了下眉,“要不讓宋時樾給你紮兩針?”

不說,如果被謹爺知道,他肯定逃不了......

江格張了張嘴,看向輪椅裡的男人,抿唇,“謹爺,黎小姐坐的那班飛機,被劫了!”

秦錚剛端進手裡的紅酒都灑了,大驚失色,“你說啥?”

閉著眼睛的男人豁然睜開,眼底寒光乍現,無比淩厲,煞氣浮生,“在什麼地方?”

“這特麼什麼人這麼大膽,飛機都敢劫?”

重要的是,還他媽劫成功了!

江格拿過電腦,開始查。

很快,就查到了。

“是道上一夥很厲害的雇傭兵,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劫持飛機,四年前也乾過一次!

當時有八名乘客喪命!

頭目叫疤克,在國際通緝榜第三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