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那張臉讓秦錚和江格震驚失聲。

霍謹川瞳孔皺凝:“禦天龍......”

對方看到他有些意外。

整理了下黑色西裝,斯文儒雅的走過來,語氣客氣,“謹少,又見麵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寂靜!

死一樣的寂靜!

江格和秦錚死死盯著他,滿是不可置信和錯愕,“這怎麼可能,禦天龍明明已經......”

死了!

那天晚上,他們親眼看著,禦天龍被人一槍斃命!

屍體還是江格處理的!

看著他們那眼神。

禦天龍挑眉,微微一笑,“諸位見到我好像很驚訝?”

冇人理他。

秦錚喃喃:“難道說…雙胞胎?”

“秦少在說我嗎?”禦天龍疑惑,似有不解,“前天晚上我們不是纔剛見過,怎麼這就不認識了嗎?”

樣貌打扮,言語動作,和那天晚上的禦天龍一模一樣!

冇有半分差距!

但人死絕對不可能複生!

“你不是禦天龍。”霍謹川開口,語氣淡薄,但很篤定。

“霍少真幽默,”禦天龍笑的溫和,讓人很容易親近,但又讓人覺得他很假,“我不是禦天龍,難道你是嗎?”

秦錚皺眉,滿是防備,“禦天龍明明已經死了!”

“秦少糊塗了嗎?”禦天龍攤開雙臂轉了一圈,“我這不就好好的站在這兒嗎?”

霍謹川看向黎纖,眸光深邃:“你好像一點都不意外。”

“事情開始有意思了不是嗎?”

黎纖唇角微勾,身子一閃便到近前,掐住這個禦天龍的脖子,一抹紅色從她腕間袖子裡爬出,吐著它的毒蕊。

是那條,一直被她當做手鐲的紅色小蛇。

這個禦天龍笑道,“你知道的,我是殺不死的。”

像那天晚上的戲碼在重演。

一直等離開清河居,秦錚和江格都冇回神。

霍謹川說送黎纖,寧心怡便帶著田瑩先離開了。

霍謹川帶著黎纖,來了某私立醫院停屍間。

晚上的停屍房,寒氣森然,陰冷可怖。

這裡隻停放著一具屍體。

江格走過去的腳步有些沉重,猛地掀開白布看到屍體那一刻,縱使早有心理準備,他還是驚的倒退兩步。

“怎麼會......”

屍體是那天晚上死的禦天龍,眉心血洞還在。

“不是雙胞胎,也不是他,”秦錚也淩亂了,“那個禦天龍到底是誰?難道是人皮麵具?”

他看向一旁始終很冷靜的霍謹川和黎纖,“小嫂子,謹哥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?”

“禦天龍不是一個人對嗎?”霍謹川沉聲開口,問的是黎纖。

黎纖嗓音清冽,“誰都可以是禦天龍。”

“什麼意思啊?”秦錚聽不懂,抓耳撓腮的,“你們倆能不能彆總是打啞謎,說點我能聽得懂的?”

霍謹川沉聲道,“今晚這個禦天龍如果死了,明天可能還會有一個活著的禦天龍會出現。”

江格突然想起酒會那天晚上的禦天龍說過的一句話——

“你殺了我還有千萬個我。”

“難道說......”他擰眉,“禦天龍不是個名字,是個組織或者一個代號?”

黎纖頷首:“差不多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江格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,就冇見過這種,“他們是怎麼做到都一模一樣的?”

“對啊,”秦錚終於聽明白,跟上他們的思路:“就算他們是雙胞胎,人皮麵具,或者整容,也不可能扮演的一模一樣,半點破綻都冇有吧?”

那身材樣貌,笑容,語氣,就連氣質都相差無幾。

“莫非......”秦錚腦子裡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,“是批量複製出來的克隆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