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形容......

還真是貼切。

江格摸了摸鼻子。

宋時樾看了眼霍謹川,先去給老爺子看診。

片刻後,道:“怒火攻心。”

黎纖來過,神音也來過。

位老爺子續命。

可霍家這情況,三番兩頭的氣老爺子。

就算是真的神來了,怕也是救不了。

霍老爺子緩緩睜開眼睛,掃過屋裡這幾人,“除了謹川,其他人都先出去。”

等人都出去關上門,霍謹川推著輪椅來到床邊,把老爺子扶起來,端了杯水給他,淡淡道:“裝昏就能解決一切事情嗎?”

就知道瞞不過他這雙眼,霍老爺子哼哼,“不裝昏,等著你讓他們把霍家老宅拆了?”

霍謹川麵無表情,“早拆晚拆都要拆。”

霍濂利用私權壓人圖利,霍城商業勾結,還在外養小,那對雙胞胎私生兒女都已經七歲了。

這個霍家,早晚都得亂。

霍老爺子氣哼哼道,“我看你就是想氣死我。”

“神音說你還能再活個十年。”霍謹川笑的散漫。

還真就是睚眥必報,不嫌事大。

霍老爺子沉聲道,“我氣的,是霍家就你們這幾個兄弟,不好好團結,為了那點家產,整天外鬥內鬥,搞東搞西,一個兩個都不讓我省心。”

“你也是,”他恨鐵不成鋼:“要是真喜歡黎纖那丫頭,就直接把人給拐回來啊,天天胳膊肘往外拐,你眼裡還有冇有我?”

霍謹川淡淡道:“要冇有你,你早就趟進盒子裡了。”

聽聽這話?

就真的是,氣死人不償命。

霍老爺子喘著粗氣,“你大哥二哥蠢也就算了,你也整天跟著胡鬨,就不能讓這家宅安寧一天是吧?”

“胡鬨嗎?”霍謹川身子後仰,手搭在自己腿上,笑的漫不經心:“我讓他們安寧,誰讓我這雙腿安寧?”

“你......”

霍老爺子一身火氣瞬間熄滅,眼底是誰都看不懂的複雜,最終一聲長歎:“去讓他們都進來。”

“爸,我真的冇有......”

“大哥他都在胡說,爸,謹......”

“都給我跪下!”

霍城臉上被萬淑貞抓住幾道血痕,狼狽的很。

還有霍濂。

幾人進來,第一時間還都是為自己辯解。

那嘈雜吵鬨,讓霍老爺子不耐煩,一聲沉喝,嚇得一群人皆腿軟的跪倒在地。

霍老爺子冷笑:“你們以為自己乾的那點事我都不知道嗎?我是老了,可我還冇死!”

他在那厲聲訓斥,霍謹川坐在床邊玩著手機。

離離原上草發來的黎纖霍謹川同框P圖,還有新發來的同人文什麼的,都一一儲存了之後。

打開聊天框,給黎纖發訊息。

——

“這霍家還真是熱鬨。”霍家某道院牆上,黎纖晃盪著一條腿,看熱鬨看的開心。

“這霍謹川真夠狠的,自己親哥哥都搞,”耳麥裡,柳煙嘖笑著:“跟你挺配。”

黎纖嚼著口香糖:“他親哥哥可是想要他的命。”

“一個是親人為了家產想要他的命,一個是親人為了養女放棄親女兒,”柳煙歎著:“不是我說,你倆還真是同病相憐,要不是他那雙腿又隨時會死,說不定他還真能配的讓你。”

“我跟他?”黎纖不屑嗤笑:“可冇什麼同病相憐。”

叮!

就在這時,手機彈出一條資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