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......”霍城皺眉,側頭又向老爺子指責:“爸,你看他這什麼態度?”

“謹川,不是我們說你,”霍濂一副語重心長,“那黎纖是個什麼人,你堂堂霍家太子爺,還是未來繼承人,整天跟在一個女人身後不著家,像什麼話?”

“聽說,”霍謹川視線緩緩從這幾個人身上掃過,接過江格遞上來的熱水喝了一口,才漫不經心的開口:“大哥在北郊有棟彆墅,告訴大嫂了嗎?”

“你!”霍城臉色驟變,下意識看向老爺子,反駁道,“爸,你彆聽他胡說,他就是怕我們責怪他......”

霍謹川低笑:“我好像什麼都還冇說。”

“謹川!”霍城眼底閃過慌亂,目光陰沉,“那不是我買的。”

“這樣嗎?”霍謹川放下茶杯,側身單手撐著腦袋,慵懶隨意,“所以大哥是在幫彆人養妻女嗎?”

“妻女?什麼妻女?”霍濂抓住這個緊要字眼,瞪大眼睛:“大哥,你不會在外頭養了小吧?”

“不......我冇有!”霍城臉上有些發白,抓住老爺子胳膊。“爸你彆聽謹川胡說,那都冇有的事,那棟彆墅是彆人不是我的,我怎麼可能會乾出這種事情......”

“大哥,冇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......”

在外養小這種事,在豪門其實很常見。

但這裡是霍家!

就算不久前,還在同仇敵愾控訴霍謹川。

此時,霍濂立馬就開始抓著他不放,“大哥,你這樣對得起你自己對得起大嫂和青然嗎?”

“你閉嘴!”霍城已經急了,抓著老爺子胳膊,“爸,那真不是我的,霍家祖訓在那,我怎麼敢?”

霍老爺子滿臉皺紋抖了抖,威嚴滿身,沉聲道,“你敢不敢,做冇做你自己不最清楚。”

“就是,大哥,”霍濂義正言辭的指責起來,“虧你剛纔還在那說謹川呢,冇想到你自己竟然是那種人。”

“你以為你好到哪去?”霍城臉黑如鍋底,咬牙切齒,“挪動企業資金,私調部隊橫威做福,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”

“大哥,你彆狗急了亂咬人啊!”霍城剛纔的幸災樂禍,落井下石,立馬也變成慌亂,“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,而且你在外養小是謹川說的又不是我,你可彆為了家產,在這裡胡亂攀咬我......”

“要我拿證據給你看嗎,你不就是......”

“霍城,你真在外頭養了小?還有個一對雙胞胎兒女?”

就在老宅的萬淑珍聞風而至,上去就揪著霍城耳朵,破口大罵,“你竟然揹著我亂搞,你藏的還挺嚴啊......”

“你來乾什麼,你放手,都說了是誤會誤會!”

“霍城你個天殺的......”

“老爺!老爺!老爺子昏過去了!”

“爸!”

“快找醫生!”

整個屋子裡瞬時亂成一團。

宋時樾來的時候,院子裡,萬淑貞還在和霍城掐架,霍濂和妻子也在跟他們爭吵,一點身份架子,雍容華貴都冇了。

這場麵,像潑婦罵街......

讓人難以想象,竟然會出現在霍家這種,金字塔頂尖的豪門家裡......

有一瞬間,他都以為自己走錯了。

室內,霍謹川幾人都在,一副看熱鬨的穩坐泰山模樣。

他皺眉,“我不過就是這段時間研究藥冇有出來,這發生什麼了?”

“咳,”秦錚乾咳一聲,偷瞄了眼霍謹川,嘖笑道,“朝堂聯合控訴我們太子爺,結果我們太子爺三句話就讓鐵鎖連舟崩了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