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送黎纖回去的時候,在車上,寧心怡把手機遞給她:“要看一下你微博私信嗎?”

這段時間,黎纖的賬號基本都是她在管理。

爆料貼那事,黎纖那些粉絲也有下場的。

但基本都是客觀講話,多數都在給她發私信。

“抱抱姐姐,這種父母,我們不要也罷。”

“雖然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,但我相信你不是那種人。”

“你是女王,熬過流言蜚語,此生皆是坦途。”

“被親生父母這樣對待,一定很難過吧,雖然我是喜歡你的顏值才關注你的,但還是想說加油,那一切都過去了,你將無所畏懼。”

“以前我一直覺得你很壞,還因為那些黑料罵過你,但冇想到你這麼可憐,哎,也不知道你會不會看見......”

“你怎麼不去死?啊啊啊!黎纖你個賤人!!!”

“我要是你爸媽,彆說挖你的心,肝肺都給你挖出來!讓你救陸婉是你的福分,你竟然還爆料她,你要不要臉啊你?賤人......”

“你個萬人騎的***......”

有安慰的,有道歉的,還有罵的。

那話語難聽程度,直接被係統給遮蔽成了星星符號。

但前者居多數,那千萬粉絲裡多少也有幾個,從小就開始真心喜歡她的。

就像是田瑩。

當麵說不出口,她發來這樣一句訊息:[欲戴皇冠必承其重,我知道你到底是何模樣,你戴得起,你該永遠閃閃發光,纖姐,加油,打倒那些想要欺負你的人!]

半晌,黎纖一聲低笑,摁滅手機還給寧心怡,靠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。

但能感受到,她身上冰冷氣息散了不少。

——

霍家老宅,內院。

“那是五百億啊,自己親侄子都不給,卻為了一個女人,說買就買,說還就還,他那讓霍家的臉往哪放啊?”

“那陸婉就全不是個好東西,可那黎纖就是了嗎?水性楊花,哪點配做我們霍家的兒媳婦?”

“爸,你都冇看謹川最近成什麼樣子了都!他有把我們這兩個哥哥,把您老放在眼裡嗎?”

屋子裡霍城和霍濂兩人的控訴聲義憤填庸,院子裡的傭人們一個敢說話的都冇有。

“小叔叔,”眼尖的瞧見江格推著霍謹川進來,霍依依放輕腳步的跑過來,小聲的說,“我爸和大伯又在跟爺爺告你的狀。”

霍謹川屈指敲了下她腦袋,“出去玩吧。”

“哦。”霍依依癟嘴,“那小叔叔你小心哦。”

看著她蹦蹦跳跳的離開,秦錚摸著鼻子,覺得好笑,“青桐他們兄妹倆還真是被你忽悠的不輕,在你這把自己爸媽賣的乾乾淨淨。”

“那是忽悠嗎?”江格白他一眼:“這說明我們謹爺是個好的小叔叔,青桐少爺和依依小姐明斷是非。”

秦錚翻了個白眼。

“進去吧。”霍謹川打斷兩人之間的鬥嘴。

他一進門,屋裡聲音霎靜。

霍老爺子渾濁目光掃過他,一聲冷哼,“你還知道回來。”

“不知道的,還以為三弟要姓黎了呢。”霍城站在老爺子身邊,跟著一聲哼哼。

霍謹川掀了下眼皮子,嗓音清淡如煙: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