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且,最近查來的訊息裡,第一州的核心方石,也是那個時候破碎遺失的。

丟失的,似乎還有一份機密檔案。

十三區也在找。

“霍謹川,”黎纖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眯了下眸子,不答反問:“如果你是個殺手,有人讓你去殺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,你會怎麼做?”

看起來像是在轉移話題。

可霍謹川卻想起,這是昨夜神秘客問黎纖的問題。

她拿來一字不差的問他,難道她發現了他是神秘客?

在試探嗎?

霍謹川猜不透,很認真的道,“傾儘一切的去保護她。”

“動了情的殺手,”黎纖望向遠處的黑夜,似喃喃自語:“還是殺手嗎?”

霍謹川笑道,“反正我可不會是什麼殺手,你也不會是。”

“萬一我是呢?”黎纖眯眼,讓人辨不出話中真假。

霍謹川定睛看了她兩秒,目光深邃無邊,嗓音淡薄如煙,語氣漫不經心:“那如果你殺的是我,我肯定心甘情願死在你的手裡。”

“嘖。”這個男人的情話,還真是不要錢,黎纖斂起思緒,思考著禍言三為什麼還冇出現。

“夜深了,”霍謹川看了眼時間,轉移那冗沉的話題,道:“你明天還有活動,回去吧。”

黎纖挑眉,微偏腦袋:“我都不知道我明天有活動。”

霍謹川:“......”

“咳咳咳咳......”他摁滅手機,一陣激烈的咳嗽:“不管有冇有,都該回去了,夜裡冷。”

如果什麼事情都要去計較,去追究,那活著就如同揹著一座無窮無儘的大山,會被壓的喘不過氣。

黎纖哂了一聲,抬手攔住迎麵而來的夜間出租車。

等她離開。

“謹哥,查到了,”秦錚掛了電話走過來,眉頭緊鎖,“針對天網的是神盟,科技界最近的混亂,似乎跟什麼天網計劃有關,可天網什麼也冇有做啊?”

鬼知道那天網計劃是什麼玩意?

“這邊訊息也出來了,”江格把手機遞給霍謹川,神色凝重,“科技界的混亂都是因為係統失控,疑似被人用特殊病毒控製,試圖用科技智慧統治世界,禦天龍是這件事的幕後指使。”

“可禦天龍已經死了......”秦錚最不喜歡動腦子,有些頭大,“我怎麼突然覺得這哪哪都不太對勁啊......”

尤其是禦天龍這麼個BOSS極別的人物,剛出來就死掉,還是被莫名其妙滅口式死掉,對他來說就是最最最不對勁兒的!

——

次日上午。

黎纖剛睡醒,就接到虞楠電話。

他恭敬無比:“纖爺,那些人在問您什麼時候出山?”

前幾天那萬人空巷,請出山的大陣仗。

給了黎纖幾百張卡。

金額算下來足有幾千億,加上那四位老爺子親自出麵,黎纖說了要管,那就肯定會去管。

但這幾天冇動靜,那些科技公司也都停止係統,拖延不是辦法,就都在催問。

齊無那混蛋在邊境躲清閒,讓人都找到了他這裡。

黎纖剛睡醒的聲音鬆倦,“告訴他們,我在查。”

已經中午。

田瑩送了午飯來,包子雞蛋水煮雞肉加糖醋排骨,還有份水果撈和蔬菜沙拉,以及兩份鮮花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