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有人慌忙去扶他。

“不到黃河不死心了”韓康撇了撇嘴,看向何運超:“何隊,我帶老師先去驗屍。”

他不敢耽誤黎纖太多時間。

何運超臉上震驚未退,無意識退後一步。

等兩人不見了,都還冇人反應過來。

“哎,許侯,”夏知突然開口,喊人群裡一青年:“你不是說,黎纖要真是法醫,你就喝光法醫局的福爾馬林嗎?”

她笑眯眯的:“喝的時候記得叫我,我錄個視頻下飯。”

許侯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梗著脖子道:“就算證是真的又怎樣,那也不代表她能驗出來!”

“可惜啊,”秦錚嘖笑:“有些人連證都冇有呢~”

“有人20歲是最高級法醫,有人30歲還是學徒,這差距啊......”

這話的傷害力可是覆蓋性的,半個大廳的人臉都青了,卻不敢發火,氣憋在喉嚨裡。

——

死者是個四十出頭的中年男人,身上有開過刀的痕跡,是之前法醫驗屍時弄的。

韓康遞給黎纖一個板子:“老師,這是之前我們的報告,表麵傷口就是匕首自裁,但我們查驗後,發現那是死後才插的,目前確定的死因是心機梗死。”

黎纖看了兩眼報告,視線落在屍體上,帶著橡膠手套的手摸了下死者後頸和肌肉僵硬程度,皺眉:“死亡後30小時,屍體會由於肌肉缺血和氧氣而僵直造成屍僵,但他......"

這個人已經死了三十二個小時朝上,但身體並未出現屍僵。

這種情況,隻會周圍環境的溫度非常低,同時死前肌肉處於長期的靜止狀態,屍體纔不會出現僵硬......

二十分鐘後。

黎纖放下手裡工具:“死者生前患有肝炎,加上負麵情緒過多無法紓解,導致了氣血瘀滯產生的心機梗死。”

她拿著筆,刷刷刷的寫著報告,字跡龍飛鳳舞:“但無論是刀傷還是心機梗都是用來迷惑人的,真正死因,應該是在低溫空間內的冰中毒。”

“冰中毒?”韓康一怔:“什麼意思?”

黎纖耐著心解釋:“無色無味的毒攙在水中凍結成冰,融化時會發揮到空氣裡,再由人吸入肺腑,查一下他死前有冇有用過冰塊,冰塊從哪來的,順著這條線索,就能抓到人。”

何運超就在旁邊,聽到這個,眼睛瞬間亮的驚人,立馬下達命令:“去查!”

不管黎纖所說是真是假,這都是目前的突破性線索!

——

“老師辛苦了,”韓磊畢恭畢敬的把黎纖送出司法局:“要我送您回去嗎?”

“不勞煩韓法醫了。”黎纖還冇說話,門口等著的霍謹川先開了口。

昏暗燈光打在身上,給他籠了層迷離的光,淚痣妖異,一張臉顛倒眾生。

那雙眸子深邃如淵,讓人一眼望不到邊,仿若兩個黑洞,要把人吸入進去。

仲夏夜的風有點蒸人,黎纖眯了眯眼,對韓磊說了聲“不用了”,上了霍謹川的車。

江格看著她的目光很複雜。

秦錚忍不住:“小嫂子,你這......法醫驗屍......”

“業餘愛好而已。”黎纖慢吞吞說了一句,拿出手機繼續回訊息。

“......?”

那是驗屍哎!!

霍謹川眸光深邃,笑道:“你的業餘愛好還真特彆。”

黎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挺認真的道:“等少爺您去了,我肯定親自給你驗。”

頓了頓,“打八折。”

“......”

嘴就冇有饒人過,尤其對霍謹川。

江格扯了扯嘴角,他們爺可是放下貨被截那麼重要的大事,也要來保護黎纖的。

結果是來挨詛咒的?

霍謹川低笑,渾不在意:“那就這樣說好了。”

“......?”

都不正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