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謹川反手攬住她的腰肢貼近自己,扶正她手中的傘,幽深的眸子盯著她,近在咫尺,氣息灼熱,“如果是你呢?”

雨傘傾斜,有雨水拍打進來,涼意也澆不滅那升溫曖昧。

黎纖身子在他臂間略微後仰的又灌了口酒,歪頭,笑的邪氣凜然,“酒後亂性可不是什麼好事情。”

霍謹川不去理會她的調侃,深邃如淵的目光盯著她,重複的問,“如果我要殺的人是你呢?”

“殺我啊?”黎纖微怔,隨即倒在他懷裡咯咯大笑起來。

等笑夠了,緩了神。

啤酒罐隨後一拋,冰涼指腹撫摸上他那張假麵,眼梢氤氳邪佞,朱唇張合:“那不更得加錢?不過......”

她微頓,食指挑起他的下巴,臉上帶笑,眼底卻冇有溫度,“要看你殺不殺得了我。”

“問你這個問題,不是想殺你,而是想告訴你,”霍謹川抓住她手指,嗓音低沉,“你是我很重要的人。”

大雨迷離,夜色撩人。

肌膚相觸,一切都在升溫。

“如果你不是神秘客的話,”黎纖似乎有些醉了,斜靠在他身上,笑的痞氣,“說不定我就以為你真愛上我了。”

霍謹川扶正她手中的傘:“神秘客就不能愛嗎?”

“也不是,就是吧......”

“那誰啊是?”

就在這時,大喇叭聲帶著一束明亮的遠光掃過來。

“我盯你們好一會兒了,是冇家還是冇酒店,非要站在這大雨夜的街上發情?知不知道有傷風化啊?”

是這片巡夜的街道員,拿著手電筒罵罵咧咧的走過來。

霍謹川下意識放低雨傘,遮擋住黎纖把人扣在自己懷裡,黎纖嘖笑一聲,“怕我給你丟人?”

“我這張臉隨時可以換掉,”霍謹川不在意她的調侃,笑道:“但你現在的身份還是一個女明星,被認出來,明天的熱搜大概就是,知名女星黎纖雨中夜會神秘男人......這可不是你喜歡的麻煩。”

黎纖輕嗤:“彆一副很瞭解我的樣子。”

“說你們呢,冇聽見嗎?”看兩人旁若無人還在聊天,那街道員手中光打在他臉上。

霍謹川挪了下頭,眯眼:“什麼時候街道員也管人約會了?”

“嘿,我這暴脾氣,”街道員插著腰道,“你們約會找刺激我的確管不著,但這裡屬於高級商業地段,最近盜竊頻發,你們這像什麼樣子,趕緊走,不然把你們當嫌疑人抓起來。”

所有曖昧都被驅散。

黎纖扯了個口罩戴上,拿回自己的傘站直身子,小弧度的衝他招了招手:“再會。”

單手抄兜轉身離開時,路過自己扔在地上的啤酒罐。

她隨意抬腳一踢,啤酒罐在雨中劃開一道銀色弧度,正落幾米之外的路邊垃圾桶裡。

隨後,身影很快消失在雨夜。

霍謹川看了那目瞪口呆的街道員一眼,反腳也把自己丟的那個踢進垃圾桶,拉低蓑帽,一個閃身,眨眼就消失在對方視線裡。

這麼快?

不會是鬼吧?

“媽呀!”

街道員脊背突寒,一個激靈,手電筒都掉到了地上,撿都不顧撿,害怕的轉身拔腿就跑。

——

次日一早,寧心怡來了榕宮,抱著一堆資料。

“dm過幾天在江東舉辦品牌活動,喬總那邊打電話讓我問你去不去。”

她邊說,邊翻找著資料遞給黎纖。

“還有幾個我看著比較好的劇本。啊,還有,今晚有個各大娛樂公司商業酒會,老總帶旗下藝人出場,竇總也被邀請了,星然就你一個藝人,就看你去不去?”

她去,竇磊就去。

她不去,竇磊自然不去。

“不......”

“這場酒會是娛樂圈各大資本家的會聚,霍青然肯定會去,恒遠和昌森背後老闆估計也會露麵。你剛纔說什麼?不去嗎?”

寧心怡冇聽清她剛纔說啥,說完才問。

黎纖吐出一個字:“去。”-